刘晓波生辰香港团体促释放,赵连海署名通告称已保外就医遭质疑

12月28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55岁生日,他却要在狱中度过。在香港有多个团体促请中国当局尽快释放他。另外,日前传出已获准保外就医的中国“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在互联网博客上发表署名通告,说已经离开大兴区看守所,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但认识赵连海的人士都质疑这一通告的可信性。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2010-12-28

今年12月28日,已经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连续第二年在辽宁的锦州监狱过生日,香港有多个团体趁他55岁生辰,促请中国当局即时释放他,包括在诺贝尔和平奖于挪威颁奖当日,获邀到当地出席观礼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他说:“我们呼吁中共当局释放刘晓波,今天是他55岁生日,他如果(按照判刑)释放的时候已经60多岁,11年的时间,因为他的《零八宪章》、言论自由给抓进去坐牢,这个是绝对不能够接受,也是绝对的专制,打压维权,所以,我们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刘晓波。”

他还鼓励刘晓波要挺下去,他说:“我们中国很多同胞都希望他可以坚持下去,我们当然对他很有信心,我们知道他会坚持中国民主、人权的理想。”他还促请中国当局不要再软禁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让她尽快可以与外界联络,结束白色恐怖的打压手段。

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守卫者”组织也发文说,希望借着这个机会,祝愿刘晓波生日快乐,并同时促请中国当局,即时无条件释放刘晓波,以及撤销对刘霞的限制。

刘晓波在08年底与300多名志同道合人士共同在网络发起要求民主、人权的《零八宪章》,之后遭到逮捕拘禁,去年底被裁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成立,判刑11年,今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但因仍在狱中,家人也被软禁,没人代为领奖,诺贝尔委员会最终要以一张空椅代表他领奖。

而另一位同样为维权入狱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自上周传出获准保外就医后至今仍然没有证实是否已经离开看守所,但在本周二傍晚“结石宝宝之家”的博客贴出了一则通告,以赵连海第一人称告,说已经保外就医,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在通告中,赵连海还呼吁外界不要接触及打扰他及其家人,表示希望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希望事件能尽快淡下来,认为这样才对国家、社会及其家人有利;通告中,赵连海还表示,认同司法机关对他的刑事处罚,并就过往对政府的过激言论深表歉意,但通告则没有提到他是何时获准离开看守所、正在哪家医院治疗,以及是否获准与家人见面等。

对于赵连海是否真的已经获准保外就医,本台记者周二曾致电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但家里电话和手机却分别显示暂停服务和关机,记者于是询问大兴看守所,当值人员也不肯多说。

问:“我想请问赵连海是不是已经获准保外就医?”

答:“这个不清楚。”

“结石宝宝之家”代理负责人蒋亚林则质疑通告的可信性,她说:“(赵连海)他被抓就是08年(09年)11月13号,他的电脑、相机、手机什么的全部都被抄走了,那么有他电脑的话,想获得他的密码是很容易的,所以只是在网上贴一个通告,而且仍然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下,所以无法确定这个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想,我们都有密码被盗的这种经历,更何况他的电脑是被抄走过的。”

她还表示,以赵连海过去的为人,离开看守所后不太可能只在博客上贴一个通告就算,而不和朋友联络。她说:“(赵连海)他是一个很能说话的一个人,他如果真的自由了,真的完全自由了,这一年多没有跟我们大家交流过的话,他肯定迫不及待的跟我们说话,不会就这么发一个通告。”

而在香港,曾经游行争取中国当局释放赵连海的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也表示,要赵连海真的露面,才会相信他已经离开看守所,他说:“如果他真的放出来的话,应该去见传媒,这样香港市民,世界各地的华人可以见到他出现。”

他还表示,即使赵连海获准离开看守所,但遭到软禁,也不可以接受,会继续争取他获得完全的自由。

38岁的赵连海,儿子是毒奶粉受害人之一,他为了替毒奶粉受害人争取权益,去年11月被公安以“寻衅滋事罪”拘捕,关押了一年之后,上月被判刑两年半,随后解除了两名代表律师资格,决定不提出上诉,申请保外就医。事件在香港引起广泛关注,以致多名港区人大代表联署北京,为赵连海求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RFA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