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中共对刘晓波获奖的强硬反应损害了在世界上的形象

美国、澳洲、欧洲还有亚洲,香港都对中共最近的国内国外的表演、特别是跟刘晓波事件有关的表演,发生了很深的怀疑和评论。

2010-12-29

这些评论的人并不都是敌对的或是仇视中国的,完全不是。比如说美国的Thomas Friedman,他在中国访问过,而且也写过很多,虽然有评论,但是基本上对中国有很高期待的一位有名气的记者。他的几本书《世界是平的》等,都翻成中文了,而且销路非常好。所以他在《纽约时报》12月15号的报告、评论是值得重视的。同时他也提到其它国家的报纸的评论。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就是香港的一个中共的政协委员,叫做刘梦熊的,现在变成一个“刘梦熊现象”,非常受中国跟亚洲的重视。就是他打破了政协委员跟人民代表都是花瓶的一种形象,真的敢说话的,至少在某一些问题上敢说话的。他也评论到刘晓波事件,跟Friedman的口径几乎是完全一致的,所以这是很值得注意的,这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位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澳洲的专栏作家叫Rowan Callick,他也在评论中国的这些对刘晓波事件做法的不当,影响了大家对古老文明国家的一种向往,完全失望。

所以我现在从Friedman的文章讲起。Friedman在12月15号的文章,就是要提醒美国现在怎么样应付世界上各种敌对势力,要打破文明的国际秩序的势力。其中的一个势力他特别提到的就是中国。他以刘晓波事件为例,做下列评论。

他的评论是说在过去好几个礼拜以来,中国为了刘晓波的事情,在国际的表演实在惊人。我在几个礼拜前已经提到,我说这一次中共的表演,对刘晓波事件想打压,有一个积极的成就。这个成就就是使人看清楚了中共的本来面目、真面目。因为中共本来的面目,西方人并不是看得很清楚,就是中国这一代的人也不太看得清楚。因为你要看中共的真正的本色,必须从它搞革命时代就开始,从毛泽东时代就开始,不是从今天开始的。

现在Friedman的评论恰好印证了我的看法。他说过去中国共产党政府有声有色地在国际上表演,可以看出来它怎么利用它现在崛起的经济优势。经济优势是没话说的,大家都看得见、都承认的。所以国际的秩序完全颠覆过来了,就是没有任何是非真假可讲了,就是完全以实力来制造一种压力,让各国都不能够去参加,就是希望许多国家都不参加奥斯陆的和平奖。和平奖现在变成一个空椅子,这个空椅子已经传遍全世界了,是一个很象征性的。

但是Friedman的评论是很有趣的,他说这一系列的工作,就是利用它的经济优势恐吓其它的有贸易关系的国家,不要让它们派代表到奥斯陆的城市大厅里面参加和平奖典礼,是最拙劣的一种表现。

这里面当然是有十几个国家被它威胁住了,或者跟它关系好的,但是这些国家往往都是大家看不起的,比如说伊朗、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古巴等,这些国家本来就是很坏的,尤其像苏丹、越南,都是它的朋友,而跟有文明的、有传统的国际秩序作对,这是非常可惜、使人痛心的一件事情。

在诺贝尔和平奖109年的历史上,受奖者不准参加,这是第五次;而家人也不能参加领奖,这是第二次。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少的情况,这个情况是极不正常。不但刘晓波不能放出狱,还要限制他的家人也不能出来,在国内的朋友也不能参加。

所以Friedman认为这个空椅子,我们都看到在颁奖的时候有一个空椅子摆在中间,刘晓波的奖状就在那个空椅子上面,这个全世界都看到。事实上四、五十个国家在奥斯陆挪威有代表的,都去了。是相当失败的、也是专制的。国内也是压迫人的政权,那些国家没有参加,人数是非常少的、谈不上,所以这是一群不像样的国家,这是用Friedman说的话。

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空椅子所代表的就不但是刘晓波一个人,同时也代表着整个中国。因为这个奖是给中国的、是对中国的一种荣誉,你不接受也罢了,你用这种方式抵抗,那是非常可笑的。

Friedman还给我们介绍了刚才我说的Callick,澳洲这个人Callick说世界上正在等待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挑起它适当的任务、它的责任。因为这样一个成功的文明国家,在经济上最近又有大的发展,大家都对它有好的期待。他没有想到一转变,就变成了一群很坏的国家的领袖,后面支持者,都是压迫它人民的、都是不讲人权的、都是以专制著称的一些国家。它凡事在背后支持,这是一个大的颠倒,大得极不合理的状态。这个情形是不能忍受的,这是澳洲的评论。

像英国和美国也流行《Financial Times》这个大报纸,又加了一个新的报道。这个报道说,因为怕记者采访,现在共产党又在刘晓波夫妇住的地方,造了一个很大的的墙,电视不但照不到他个人的住区,整个住区、整个大厦都看不到,是一个大屏障。这是一个很大的笑话,何以惊慌到这个程度,《Financial Times》、《泰晤士报》觉得这是非常可笑的。

总而言之,Friedman得到的结论就是说中国的领导人,他们本来应该是有自信心的,因为在这样的经济发展情况之下。没想到他们可怜到这个程度。他设想是这样的,他说,共产党当然不可能赞成给刘晓波颁奖,但是作为一个大国它应该有个表现。这下面是Friedman设想中共领袖应该怎么样反应。

他说,如果中国这样说:“我们不同意这个奖,我们因此不参加,但是有一位我们的公民得到了诺贝尔奖的荣誉,这也是对整个中国的荣誉,所以我们让他的家人来领奖。”这是Friedman的假设,共产党如果有信心的话,就应该这样说。

共产党现在没有这样做,而是尽一切手段,无所不能地阻碍一切和平奖颁奖典礼,这表示他们不是太强,而是他们太弱,心理非常虚弱。因为它完全没有安全感,没有sense of security,一点都没有。所以这就是西方、欧洲、美国、还有澳洲各个地方的反应。

这里接下来讲刘梦熊,就是香港的一个政协委员,敢说话著称的。但是过去是始终在体制之内的,始终是帮共产党说话的。任何关于“六四”比如说镇压的问题,他当然不赞成,但他没有说。他只是说“六四”以后的进步不可否认。这种种表示他还是站在共产党体制之内说话的。可最近因为有一个赵连海事件,赵连海因为儿子受了三聚氰胺奶粉的毒,吵闹不已。共产党没有任何理由,嫌他吵闹,就把他判了两年半徒刑,这引起全国的哗然。所以刘梦熊在香港报纸上从11月开始就连续在各报登大广告,提出“无罪之罪,非法之法”,痛斥共产党的北京的大兴县地方法院,并写信给北京高级法院、最高法院。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