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尔开希:对于刘晓波获奖一些反应的评论(之三)

环球时报在今年十二月八号发表了一篇七位中国知名学者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文章,题目是‘和平奖折射了西方对中国崛起的集体性焦虑’,当然这是中国政府宣传部门一手主导的对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铺天盖地的批判攻势的一部分,但比起如外交部发言人的蛮横无礼,粗鄙浅薄。

2010-12-31

因为此文内容是从学者的口中说出,而这些学者又顶着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等等的头衔,所说出的话虽然同样粗鄙浅薄,但对于不了解国际情势的大部分国内民众有相当的欺骗性,因此,尤其有必要把其中最基础的谬误指出来。

通篇文章的通篇论调差不多,而环球时报的编辑也抓住了这些御用无耻文人言论的重点,那就是‘和平奖折射了西方对中国崛起的集体性焦虑’。

这里边第一个必须指出来的虚假前提就是‘西方’是一个整体,是一个面对中国有着敌意和恶意的整体。文章中自知无法自圆其说,因此很快就用美国这个概念替换了西方。

也罢,就算所谓西方就是以美国为首,包括了欧洲日本,而他们之间的差异可以忽略不计的所谓西方阵营吧,那么美国是否是一个面对中国的整体,这已经就是一个常识问题了。

且不说美国朝野两党对于中国问题的政策常常是尖锐对立,行政机关与国会也是常常互相批判,即使在行政体系之内,例如主管外交的国务院与对于美国在全球佈局有极大影响力的国防部也常常是互相挚肘,各吹各的调。

以上所说的还仅仅是政府机构之内,而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其中极为重要的民间社会,尤其是新闻媒体,思想学术界,对于中国就更不可能有统一的立场。

说到美国人对于中国人的敌意,那就更是离谱了。

先说一般老百姓,绝大多数的美国人几乎完全不关心中国,不在乎中国。

说到中国,他们了解得很少,他们知道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的这段惨痛经历大多深感同情,也因此,对于毛泽东,他们看作是和苏联的斯大林,红色高棉的布尔固特一样看成是邪魔,但也同样因此把带领中国人民摆脱了毛泽东的邓小平看作英雄;对于天安门学生运动。

他们像全世界所有的人民一样支持,对于六四屠杀,他们愤怒悲伤,也因此对于他们看作英雄的邓小平无法理解,也无法谅解;而对于中国最近几十年来所取得的经济成就相当佩服;这大概就是一般的美国人对于中国的浅显的看法,相信从来到中国旅游的美国人身上,大家也都或多或少可以印证这种看法。

被国内左派愤青看成‘美国’整体的一部分的CNN以及其他的媒体大量的篇幅都是在批评他们自己的政府,这些年对于中国的报道多了,但提到经济时,大多是肯定正面的,只有在提到中国政府的人权状况才会有批评色彩,绝不是成型的反华势力的一部分。

一般人民没有机会到国外实地了解这些情况,生活在专制的中国也无法想象民主国家的决策成型过程,而我们的政府因为实行专制统治而未能使我们的国家得到全世界应有的尊敬也导致很多年轻网民心理相对脆弱,而願意想象有一个邪恶‘西方’对中国时时展现恶意。

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些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之类的御用文人,对此如果说也不了解,那就是这些蠢材的无知了。

RFA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