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良勇:德国六四25周年大祭活动综述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 费良勇

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绝非中共一时犯错或一时失足,而是中共一贯行为的凸现。中共靠谎言和暴力夺取江山,也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统治。中共搞的历次政治运动如土改、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右、人民公社化、大跃进、四清和文革等,都充满了谎言和暴力。任何一次运动的死难者人数,都超过六四死难者人数的数十倍乃至数千倍。只不过,历次政治运动的灾难性后果,都笼罩在铁幕之中,被中共掩盖了。但六四大屠杀是在中共打开铁幕搞改革开放的情况下发生的,暴露在全球媒体的聚焦灯前,加上卫星摄像、电视、网络等现代通讯技术的及时传播,让全球人民都看到了中共专制集团的血腥暴行,看清了共产专制的吃人本性。六四大屠杀成为东欧变色苏联解体的催化剂。

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血迹虽干,冤魂未散;屠夫还在专制,人民仍遭奴役。直到今天,中共还在迫害八九民运参与者以及死难者家属,流亡海外的人士不得回国,有些人甚至不能进入香港。中共禁止谈论六四,在中国参加六四纪念的人士会遭到跟踪、警告、抓捕甚至判刑,或者被关进精神病院。在海外纪念六四的华人,也要冒着不能回国工作学习、旅游经商,甚至不能回国探亲奔丧的风险。

统治者干了坏事总是希望人们尽快遗忘,有良知的人们坚决反对遗忘。六四是永远不能弥补的历史伤痕,是中国社会和政治发展绕不过去的坎儿。为了悼念六四英灵、反对专制、反对屠杀、反对遗忘,德国各界人士在六四25周年之际举行了一系列活动。借助于网络和国际会议,各国的民运人士就六四25周年纪念进行了广泛的协商合作。

民运串联筹备六四大祭

2013年8月下旬,温云超给费良勇发来《“重回天安门”运动倡议书征求意见稿》,希望群发广泛征求意见。该文以朱虞夫的诗《是时候了》作为动员令,号召大家重回天安门。朱虞夫因创作这首诗,被中共专制集团判刑七年。费良勇群发该文后,收到各种各样的回馈信息。费良勇给一些同仁回函说:“所谓策划天下皆知,就不是策划了,而是公开造势。六四25周年之际,中共如临大敌,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很难展开六四纪念活动。我们要避免大的流血牺牲,当然不会冒进。但即使地理上的天安门回不去,我们也应回到心灵上的天安门。坚持八九民运精神,采用多种方式纪念六四,让中共高度紧张,让人民意识到变局,让国际社会看到问题。”

2013年9月上旬,吾尔开希来到德国。他在柏林、科隆、纽伦堡等地拜访了潘永忠、廖天琪、彭小明和费良勇等民运同仁,重点商谈了全球协调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事项。他特别阐述了关于重回天安门的设想。

2013年10月18日至21日,第六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在加拿大多伦多召开。19日晚上,费良勇主持召开了“八九民运及六四屠杀25周年纪念筹备会”。王军涛提出了“天下围城”的计划,费良勇提出了“六四纪念十大战”的设想。大家对全球协调六四25周年大祭达成了许多共识。

2013年12月12日,王军涛结束北欧的人权活动后赶来德国。13日,廖天琪、潘永忠、长平、席海明和费良勇等都在彭小明家聚会,主要谈及“天下围城”纪念六四、中共内斗、民运策略等问题。

维护人权声张正义

从2014年1月1日零时开始,六四25周年纪念“天下围城”活动,开展接力绝食活动。德国的费良勇、潘永忠、张思利、席海明等人先后参与接力绝食活动,并发表了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

3月18日,费良勇、廖天琪、克劳斯·罗泽、格兰·林德布拉德、王策、彭小明、席海明、钱跃君、洛桑尼玛、潘永忠、托马斯·魏劳赫和陈通12位关注和支持中国民主化的人士就习近平访欧致函荷兰、德国、法国、比利时四国首脑,希望他们敦促中国政府接纳反对派,释放一切政治犯,让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自由回国。

5月10日,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就高瑜女士被中共当局非法拘捕关押之事致函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欧盟人权委员会、欧洲理事会人权委员会、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暨劳工局等,希望他们敦促中国政府释放高瑜女士,以及因纪念六四被关押的浦志强、胡石根、徐友渔、刘荻和郝建等人士。

5月15日,费良勇、廖天琪、克劳斯·罗泽、彭小明、托马斯·魏劳赫、席海明、钱跃君和潘永忠八位人士就六四大屠杀25周年向德国政界和媒体发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德国媒体能够在六四期间重播北京大屠杀纪录片,发表六四纪念文章、诗歌和图片,采访报道六四纪念活动,讨论和评价六四事件等。希望德国政治家敦促中国政府公布六四真相,公开认错道歉,抚恤六四死难者家属,停止政治迫害,接纳反对派,释放一切政治犯,让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自由回国,实现宽容和解,促进中国长期稳定持续发展。

5月19日,廖天琪女士发出了《欧洲汉学家对记者高瑜和其他中国维权人士被拘捕一事的公开信》,有数十名汉学家签名支持。汉学家是最受中共拉拢控制的一个群体。中共通过孔子学院、资助研究经费、邀请到中国旅游讲学等多种方式拉拢操控汉学家。有中国太太的汉学家更受中共软硬兼施的控制,深怕得罪中共。但毕竟还是有一些秉承良知坚持正义者。

6月初,费良勇收到了德国外交部和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议会党团等对8位德国关注和支持中国民主化的人士就六四大屠杀25周年给德国政界和媒体公开信的回函。德国联邦政府对目前中国的人权状况非常担忧,反复公开要求中国领导人,释放全部因纪念六四而被捕的人士。德国政府将在下一轮的德中人权对话中,以及在7月联邦总理访问中国期间提出六四和人权问题。

6月2日和3日,德国外交部、基民盟、社民党和绿党等朝野政党纷纷发声明纪念八九学运,谴责六四大屠杀,悼念六四死难者,反对中共镇压纪念六四的人士,要求中共释放政治犯,改善人权。他们强调不会忘记六四。

6月2日至4日,德国法兰克福电影协会在Wiesbaden、Höchst和法兰克福等地,播放八九“六四”的电影《天安门》。

6月3日,为抗议中共以“寻衅滋事”滥捕国内人士,廖天琪、苏雨桐、长平、席海明和潘永忠等勇闯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他们拿出二十五支白玫瑰悼念六四英灵,并展示了释放高瑜、六四二十五周年要真相,问责!释放高智晟王炳章等标语,还发放了六四纪念天下围城徽章。一位中共领馆人员极为凶残野蛮地吼叫:“你们等着瞧吧,小样儿,弄不死你们!”这就是所谓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典型中共外交官——赤裸裸的流氓地痞!

天下围城纪念六四

6月4日,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德国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和德国华侨协会等在法兰克福组织了一系列活动。上午,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前,举行了抗议六四屠杀、反对一党专制的活动。四十多位中国和德国人士参加。大家举着“不忘六四大屠杀”、“废除一党专制”、“实施政治改革”、“释放一切政治犯”、“释放王炳章、刘晓波、高智晟、许志永、高瑜、姚文田”等标语图片,朗诵刘晓波的诗歌、呼喊各种政治口号。领事馆有人偷偷拍摄录像,但不敢不来同抗议者对谈交流。有数位记者采访报道了纪念六四和抗议专制活动。下午,在法兰克福市中心罗马广场市政厅前,举办了六四图片展和公众演讲活动,散发了许多六四25周年大祭的材料。晚上在法兰克福哈哈中餐馆的聚会厅,举办了六四纪念和中国问题研讨会。

6月4日前夕以及当天,德国各大媒体包括电视台、电台、报刊、网站都大幅度报道了25周年前的八九民运和六四大屠杀实况以及中共侵犯人权的近况。显示出德国人民没有忘记六四。

泽林事件成为焦点

6月4日,德国之声驻北京记者泽林发表文章《从天安门到莱比锡》,为中共专制集团开脱六四大屠杀罪责,声称六四事件是中共的一时失足,不能夸大其辞。泽林此举激起德国推动中国民主化人士的愤慨。苏雨桐首先提出严正抗议。长平撰写长文驳斥泽林的荒谬观点。廖天琪起草、多位民主人士联署发函致德国之声电台负责人,要求德国之声撤销这篇文章,并对这篇文章如何能够被刊登以及长期刊登有政治倾向观点的文章作出解释。德国之声新闻发言人回函称,德国之声是包容各种声音和意见的。泽林是国际着名作家、记者,他的意见受到政治家和社会人士重视。对六四存在不同的看法,德国之声刊登泽林的文章,也会刊登长平的六四文章。事实是,长平经过抗争才得以将原文、而不是被多次删减的文章发表在德国之声。联署的民主人士认为,德国之声是国家电台,这种敷衍的回应是不负责任的。廖天琪随即致函德国政要。德国议会文化和媒体委员会主任当天回函说,他会请德国之声作出解释,并说他读了廖亦武的关于大屠杀和坐牢的纪实文学《一首歌和一百首歌》,所以对六四屠杀特别敏锐。德国之声最终作出怎样的解释,人们还拭目以待。泽林事件成为德国六四25周年纪念的一个争论焦点。值得注意的是,泽林事件不是孤立的,包括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在内的一些人,长期以来试图为中共开脱六四大屠杀等历史罪责,对推进中国的民主化极为不利。所以,我们坚持纪念六四,揭露真相,非常重要。

中国梦是民主宪政梦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的梦是强国梦、共和梦、民主梦。中国1911年就建立了共和国,但至今有名无实。第一共和国——中华民国经历了专制复辟、军阀混战、日寇入侵、共产动乱,最后丢掉了大陆江山。庆幸还保留了台湾这块自由基地,走向了民主之路。

第二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是专制复辟,并创造性地发展出极权专制。毛泽东统治时期,是中国五千年来最贫穷最恐怖的时代,八千万人死于非命。安徽农民冒死分田单干,广东人民冒死逃亡香港,迫使中共改革开放。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中共权贵急剧腐败,利用价格双轨制,鲸吞国民财富,挥霍浪费,导致物价飞涨,人民困苦不堪,这就是爆发八九民运的背景。八九民运,全中国人民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是中国启动政治改革,走向民主法制的大好契机。但六四大屠杀让中国再次错失良机。六四屠杀后,中共以几何级数加速腐败,如今完全蜕变为特权利益集团。中国演变成权贵资本主义制度,裸官治国,捞钱至上,全社会大腐败,丧失公正,丧失道德。穷人买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活不起也死不起。中国的生存环境也遭到毁灭性破坏。

共产主义理想如同地平线,永远可望不可及。马克思主义本身有重大谬误,被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和邓小平等野心家、阴谋家、大屠夫利用,给全人类制造了巨大灾难。而我们所追求的自由民主,并非可望不可及的的空想。在我看来,中国人的所谓民主梦,在德国已经变为现实。德国社会当然并不完美,还有许多问题,还需不断发展完善。但自古以来人们所追求的理想社会的核心,如社会公正、官场清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教育机会均等,病有所治、老有所养、失业有救助等,在德国已经兑现。

德国具有人权至上的宪法和司法体系,社会保险和福利制度已经全面确立。工农业之间的差别,城乡之间的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已经很小······

但愿八九民运梦能早日实现!但愿德国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2014年6月写于纽伦堡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