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飞:中国人民是不会上当的

2010年10月23日10:15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长期以来,西方一些势力和一些与之呼应的人借为政治体制改革出谋献计之名,不断抛出以多党制、三权分立为主要内容的所谓“宪政改革”方案,宣扬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等,混淆视听,迷惑群众,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归结到一点,就是认为我们应当照搬西方那一套政治制度,认为西方的“政党轮替”、“三权分立”、“议会制民主”等是最好的东西,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宝贝。这种认识,在思想上有错误的,在行动上是有害的。

西方所宣扬的价值观念大多是子虚乌有的,连他们自己都做不到。比如它们宣扬人权高于主权理论,但西方国家能开放边境,让发展中国家的巨量人口去西方国家谋一份职,享受他们干净的空气、洁净的水和卫生的环境吗?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指出,“世界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至今一个也没有解决。”为什么没有解决?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际关系中的不民主。在处于国际生态顶端的富国俱乐部何时给广大后发国家民主、自由,让渡过它们把持的话语权和议价权?他们根本不会这么做。中国人民在追求民主自由的百年征程,也不是没有尝试拥抱和移植西方政治民主模式,但每每都被列强和封建势力联合绞杀,他们只想给中国人以坐稳奴隶的自由。最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重压下,找到了民族解放之途。邓小平透彻地揭示了西方民主的实质,他说:“资本主义社会讲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实际上是垄断资本的民主”。对于弱势民族和国家来说,这些美丽的辞藻无非是意识形态圈套而已

更何况三权分立也并不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普遍采用的模式。确立西方三权分立制度的美国宪法,比起当时欧洲和其他地方的君主专制或者君主立宪制的确高出一筹,具有一定的历史进步意义,但是之所以设立三权分立,表面上看是权力互相制衡,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限制众议院的权力。因为美国的统治阶级认为,离群众最近的权力是众议院,议员是老百姓选的。所以首先设立参议院直接控制众议院,再用总统巨大的行政权力抵消和压制众议院,还通过最高法官否决权限制众议院的权力,法官又是总统任命的,而且是终身制的。参议员任期6年,而众议员任期只有两年。这种压制老百姓的民主、限制老百姓的权力的三权分立,怎么能当作民主的楷模来追求呢?

西方政治模式形成的前提既是不光彩的,也是不可复制的。其一,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是建立在历史上长期的、大规模的、骇人听闻的攫取和掠夺基础之上的。根据西方学者提供的数据,五百年来,三千万印第安人遭到种族灭绝,资源丰富的南北美洲大陆被占领,五千万黑奴作为无偿劳动力被贩卖到美洲。其二,在全球化生产和分配的格局中,西方发达国家攫取了最多的利润,它们的发展是建立在盘剥第三世界国家的基础之上的。如果把这个财富基础撤掉,其所谓票选制度、多党制度就难以存在。到目前为止,所有拷贝西方民主制度的第三世界国家基本上没有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财富基础。因为在一个利益多元化的社会中,如果利益冲突太大,票选就会失效,就势必通过暴力来解决。要缩小利益冲突,只能靠由国家转移支付的昂贵的福利制度,而这种制度的基础是从全球盘剥来的巨额资源和财富。如果把这个基础撤掉,西方所谓的民主制度、运行良好的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都会崩溃。比如,2005年法国的巴黎及其它几个大城市出现暴乱,一夜之间400多辆汽车被砸。其主要原因是大量阿拉伯移民移居法国后,就业很困难,特别是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从而对社会不满。其深层次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财富问题,因为法国的福利制度不能把所有移民包养起来。再比如,2005年8月,美国东南部比较贫困的圣路易斯安那州和新奥尔良发生飓风后,灾区出现了成规模的武装抢劫、强奸等现象,救灾部队不得不开着装甲车全副武装进入灾区。这样的情景在社会主义中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中国的抗震救灾中,救灾部队是只带着救援工具和物资进入灾区的,大家看到解放军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而美国救灾部队是武装进入的,它的直升机是受到枪击的。

西方发达国家从18世纪起到现在只有十几个国家,其总人口大概占世界人口的1/7—1/8,即10亿或更少一些。富人俱乐部里不可能增加更多的人口,因为富人俱乐部的生活方式是无法“普世”的。例如,美国人均石油消耗量是中国的10倍以上,平均1.2—1.3人拥有一辆汽车,这个模式如果搬到中国,中国就要有16亿辆汽车,全球的环境都无法负担这种生活方式。事实是这样的清楚,为什么还要歇斯底里地打着自由、民主、人权和宪政旗号,“忽悠”中国百姓、打击中国政府呢?

邓小平对这些论调的分析是令人深省的。他指出:“他们是要颠覆我们的国家,颠覆我们的党,这是问题的实质。”“他们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完全西方附庸化的资产阶级共和国。”事实胜于雄辩。如果照搬这些人所鼓吹的“宪政”和价值观,不仅会带来中国社会动乱,也会出现民族分裂的危险。看看西方一些势力认定的“和平人士”都干了些什么。殷鉴不远,2008年3月14日,达赖集团在拉萨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打、砸、抢、烧等严重暴力犯罪事件;2009年7月5日,极少数民族分裂分子在以热比娅为首的境外“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等敌对势力的煽动、支持下,在新疆乌鲁木齐有预谋、有组织地精心策划和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这些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在中国搞多党竞争、联邦制,中国必将天下大乱,他们要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绝不是广大劳动人民不受压迫、不受剥削和当家作主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看看如今一些国家照搬西方的民主模式所造成的社会乱象,看看西方的民主模式在这些国家的政治土壤上结出了颗颗恶果,不难得出结论:照搬照用,必将产生“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的后果。

我们当然承认并在民主实践中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成果,包括西方的一些有益的做法和经验,但是绝对没有理由要我们去照搬他们那一套。我们国家目前这种大好局面来之不易,特别是在国际形势动荡不安、经济危机不断加剧的情况下,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不断体现。如果照搬西方那一套,就失去了大家共同奋斗的思想基础,就失去了坚强的领导核心,国家就会很快变成一盘散沙,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就永远可能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任长霞、王英、谭东、郭明义等各条战线上英雄劳模,在抗洪救灾、抗震救灾的解放军官兵,他们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为国为民,是什么精神和信念在支持着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这恰恰是我们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政治模式的灵魂,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价值取向。这是“范跑跑”们和“刘晓波”们是无论如何都是理解不了的,也是西方一些势力所痛恶的。我们的社会主义可以战胜猖狂的侵略者,可以制造出两弹一星,可以战胜瘟疫、水灾、冰灾和震灾,这是我们中国人不断走向胜利的法宝。中国人民有自己选择的科学的政治发展道路,无需“洋教条”和“洋大人”的指教。道理再浅显不过,试想如果中国没有民主,没有中国人民的共同意志,中国怎么会解放,怎么会发展起来?善良友好的中国人,正以宽厚的胸怀为世界做着贡献,不输出革命,不输出饥饿贫困,不干涉别国内政,是维护世界和平真正力量。对此,那些敌视中国人民的人是看不见的。妄想中国再被“殖民三百年”,让中国人民连亡国奴都作不得的恶言恶行,欺骗不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是绝不会答应的。正如邓小平所言:“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这是中国人民的共同心声!

中国的道路是中国千百万民众用生命和鲜血走出来的一条独立自主、艰苦奋斗、自尊自强的全民族的新路。一些人挟洋自重,想成为一支新生的政治力量,贩卖抽象的、干巴巴的说教和政治名词,掩饰自己的一己之私,终将为人民所唾弃!历史现实早已昭告世人:中国人民选择的政治道路,就是能够给百姓长期的幸福与安康的道路,就是能够避免中国的四分五裂和战乱频仍的道路,这就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道路。凡是热爱我们国家的人,凡是对人民大众抱有深切同情之心的人,凡是对祖国未来心存关切的人,都要担当起来,都要负责起来,都要清醒起来,在民主政治这条道路上,绝对不能走西方那条道路,而是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道路,因为这是被实践证明了的,最适合中国的民主发展道路。

(责任编辑:刘则华)

http://opinion.people.com.cn/GB/13029216.html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