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为刘晓波祷告

文章来源:公民力量邮件组 更新时间:2010-10-8 7:40:41

前一段我写我有敌人的一些感想,我只是表达我内心一些体会。敌人的存在是客观存在。敌人不因为你的个人好恶而有任何在本质和手段上的改变。自由民主共和理念具有极大的包容性。他本来不应该有敌人,而是那些专制者独夫民贼,政治投机家与民主自由共和理念,一定要为敌。这也是他们的天然本质决定的。

关键是面对敌人的态度和方式。一种是有敌人,化解敌人,一种是有敌人,消灭敌人。一种是有敌人,权当其不存在,一种是有敌人,与其同归于尽,一种是有敌人,高姿态以德报怨。一种是有敌人,被敌人折磨消灭。一种是有敌人,投降敌人。一种有敌人,血拼到底。一种是有敌人,周旋到底。

我认为刘晓波先生不过是一个姿态。要做一个高姿态的以德报怨。这在他写的基督爱的宝剑征服罗马帝国那片文章一样,可是这里唯一问题是,许多朋友很难相信一个没有宗教信仰,在过去和现在备受质疑的自由知识分子,刘晓波先生可以凭借血气之力,自由之理念做到。加之历史一些原因。引起质疑是正常的。

我对刘老师过去的一些文章,采访,特别是关于六四的部分,存在极大的分歧甚至是愤怒。但是我所有这些没有公开去骂任何人。我所知道六四学生运动,学生领袖,包括一些民运人士甚至民运内部发生的问题只能是更多,但是我看见中国官方,民间,西方媒体,民运内部,反思的够多了,骂的也够多了,亵渎的够多了,侮辱的也够多了。这和下面的文章中说民运从来没有做过总结监督的说法恰恰相反,总结的够多,够细。监督的够过了,海外的华人社会和西方主流舆论,政客汉学家就是一面镜子,他们不是傻子,看的也多了,分析也够多了。

所以我2001年流亡法国后,与他和其他人有过很深入的交通,我的观念很简单,话过去,事情就过去。辩论不一定要辩倒对方,而是给对方产生触动就可以了。因为没有人愿意辩论认输。

刘老师二次入狱以后,一些文章还是还是清晰犀利的。尽管他对法轮功有不同看法,但是我们交通之后,就我掌握材料他没有一次公开的批评。我不认为他投降中共,但是他试图保持他们后期在北京维持一个相对宽度的自由表达空间。他希望使用弹性的抗争保持这个空间。很明显无论如何这个空间最后还是被圈内和圈子外的和官方的力量打破了、所以他选择现在的方式。

我之所以尊敬他,因为他对我谈的几件事情,第一。他从他的稿费中拿出一些银子周济圈子里朋友,第二,就是他没有选择出国,坚持在那里一直到再次入狱。也许他没有认为这个宣言会担起如此大责任,判11年,但是在共产监狱呆一年也是漫长的。

第三,共产党不是惧怕他的零八宪章,我认为那没有什么,而是他可以动员那样多的中国国内知识分子甚至有份量的知识分子签字。

第四,我在巴黎见过他的爱人,一个剃光头的女士。我们交流很多,我感受到一个如此有个性的女人不会和一个孬种一起。如同刘老师所说,我是在屠刀下说话。

第五,我之所以称呼他刘老师,因为他的一些文章的确写的好。而且快。我时不时还应用到我的演讲里面,包括胡平老师的。

第六,刘晓波很关注我取出子弹,也许他也想证实那件事情。他也询问巴黎的一些人,我们也交流。我2008年11月22日取出子弹,我们当晚通了话,我告诉他我的子弹取出来了。过了十九年取出来的,手术很成功。那时候我感觉他要做一件事情。他对我说,我知道了。终于取出来了,取出来就好。我取出子弹后不久零八宪章就出来了,他就被捕了。第七,我尊敬他,是因为他说的一句话,我为此付出代价。请大家记住这话,我们,你们。他们。都为实践中国民主付上代价。我们要学会尊敬为此负上代价的人。就是对自己的尊重。

当然我不反对一些朋友们对他观点和行为的批评,甚至我也不认为他可以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领袖,诺贝尔奖获得者不一定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领袖。但是我希望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中国人得了就是好。刘晓波得奖我们就不能革命吗。继续革命,还要用那个奖金继续革命。

关于零八宪章问题,知识界和民运界有许多争论。其中一点没有提到过法轮功修炼团体收迫害的问题。但是我问过他。刘晓波先生说,他第二次出狱不久,就遇到大陆迫害法轮功,他是很早站出来提出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支持法轮功的抗争,而且最初就是大纪元的专栏作家。就是近来他出版的一本书也是博大出版社出版的。作为独立知识分子和修炼团体有一些观念上的分歧时可以理解的,如同纪晓岚和基督教也有分歧一样。世界观和人生观不同。但是我没有看见刘晓波在公开场合提及过攻击法轮功的话。不做落井下石的事情。

对于他对高智晟的批评我不完全同意。但我也有和他一些深层次的交流。这里就不讲了。刘晓波毕竟判处十一年。诸位就看看他会写投降书或者做出其他什么举动。有一点是清楚的,他是有准备去坐牢的人。阴谋论者可以说他准备演戏的人。这使得我想起圣经的一段话,我们都成为一台戏,就让世界人去观赏。

关于他说了几句软化,我觉得刘刚的分析是准确,这些东西是谁得出来的。是谁拿出来的。郭泉怎一张字条都没出来。为什么天水,杨子立等许多过去判以重典的朋友都是连个响屁都带不出来、在刘晓波先生没有辩护权利和条件的时候,在他被封口的时候,我们这样刀枪剑戟是否有些不厚道了。刘晓波先生会深情的说。注意语速——你——你们——太,不——厚道-了吧、

君子成人之美,许多对刘老师批判,是在一种阴谋论的怪圈里面。假设如果没准叫一个中国操控的诺贝尔和平奖,国际社会顶级知名人士代表中国民运如何。我说怎么样也不怎样。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啊。中国民主运动发展今天尽管势单力薄,但是成熟的很。

说海外民运没有监督,没有质疑,那是不符合事实。说西方政府将海外民运养成大小肥猪。那更加是孙子的话。西方政府和资本家们支持的是中国贪官污吏和市井乡绅远远大于对民运的支持,恰恰是他们包括台湾的反水,且和中共一定时期沉迷一起,加之早期八九之后逃出来的一些人,实在的不成熟。另外注明,所谓八九早期出来那一批人,真正和天安门广场同学同风雨,共生死没有几个。多数是海外留学生,和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出来的一些人,还有一些就是共产党屁股坐错的一些人、早期民阵和其他民运组织多数骨干,现在都是共匪的座上客,才使得中国民主运动遭受巨大的挫折。那样一个群体,不失败才是笑话。那些人就是不是什么民运人士。

今天坚持下来,我们在海外看看,有五百人左右。经常活动发声音的只有100多人。这些坚持下来不管彼此间有什么矛盾,但是在政治上是可以信任的。

基于这几年的经验,我的观点是,第一,我们觉得什么地方有破口,就自己努力去堵上。不是在那里论来说去,没有用。扯老婆舌头没用。

第二。民运前辈,六四精英,维权人士,独立作家等等都值得尊重,但是蹲监狱,挨子弹,写文章,著书立说,就是政治资本,国际知名度如何大,但是不天然他们就是民运领袖,颐指气使。他们是否被承认是需要一个团体的民主选举承认。对于那些无法过团队生活,特立独行的,就不合作、敬而远之。对于挑拨是非,霍乱民运的一些人,就永远不带他玩。也不和他玩。

第三,经济要独立。绝不成为美国台湾欧洲的附庸。绝不成为西方人权团体的附庸,既有独立精神也要有合作精神。这一点上,我们注意到哟作为的团队都是如此。但是很明显美国的一些中国的人权团体基本成为西方的附庸。没有中国味,做不出什么中国事儿。

第四。发展新成员,决不在过去那些老气横秋,活在历史和日历里面的人中,消耗时间,浪费光阴。只要你工作深入,你们会发现在广大的青年中有无数的同志。

第五。说中国民主运动三十年没有成果,虽然表面共产党专制没有结束。但是随便问问。今天的共产党还是共产党吗,至少弄得他面目全非吧、具体这些年我们做的就不说了。

据我得到一些消息,中共在做一些事情。不断分裂海外民运制造双胞案。透过其网络五毛策动民运内部骂战。进而诋毁整体海外民运。一方面在国际舆论上和一些独立知识分子,汉学家,西方团体推动非暴力理念,树立可控制非暴力典型,进而分化和丑化法轮功和其他民运维权人士团体的激进形象和行动。一方面调动一些混迹民运中的败类,不段忽悠暴力革命。甚至股东一些民运人士在国外买军火,定计划袭击中共驻外使馆。进一步了解民运组织内部信息。如果民运真买的炸药军火没有运回国就在外国给定罪了。

最近有许多中共笔棍给我许多栓对文章,我告诉你们,你们丫挺没戏,我们可成熟着呢。没有这两下次,怎么能够呢和你们丫挺的玩,而且玩的你们在自由的国家的领土上受歧视。被蔑视。所以又回答一个问题,现在共匪可拿我们是他们的对手,超过历史任何时期。在自由的土地上还是在自由的网络上,你们都没有戏。每一次。你们总要失败,假如我们腾出功夫。

我个人也支持和愿意中国任何一个异议人士当选诺贝尔和平奖。和平就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我们同样尊重那些对此持批判态度的朋友们,他们的批判不是不无理由,他们的反对不是没有道理。希望如果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先生,更加懂得和尊重这份荣誉,学会无私与坦诚,宽容和包容,刚强和坚定,自尊且谦卑的精神的面对中国民主政治之未来。我不认为站在上帝的角度揣度人,在民主人权的问题上,必须是人比人。该死的就死,该扔的就扔。中国处于民主运动低潮的阶段,需要国际社会,甚至主流社会一种支持和奖励,且具有国际性的支持和奖励。振奋民主运动的前进。为此付出代价的人我们理当尊敬和尊重。三十多年反对派完美的符号不再诺贝尔和平奖,而在于我们祖国必须自由。那才是完美符号且要进行到底。诺奖获得与失去只是一个过程。或者一个民主小浪花。

但是我愿意为他刘晓波先生祷告,为他的妻子刘霞祷告。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