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社评:恶搞中国使馆路名是小人之举

2014-06-26 02:35:00 来源: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王京涛 作者:环球时报

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24日表决通过,将在华盛顿把中国驻美大使馆前的一段路改名为“刘晓波路”,这样的话,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地址就将变成“刘晓波路1号”。刘晓波是受到依法审判并正在中国监狱里服刑的罪犯,美国众院这批议员搞出这么个恶作剧,不仅挺损的,而且在外交上相当龌龊。

改名的事虽然已被美众院拨款委员会通过,但它还需经众院和参院表决通过,再由国务卿克里签字才能生效。这件事现在已经“砸出一个响”,但不排除到最后是颗“臭弹”。

由于这件事是个再明显不过的挑衅,严重违反了外交礼仪,中国方面向美方提出抗议、要求美方阻止改名的最终发生,是完全有依据的。我们愿意相信美国作为一个整体还不至于这么滑稽,它大概不会让少数议员的胡闹变成国家的决定向世人呈现。

中国不会因为一个名字感觉受到多大的伤害,这件事让我们更多感受到的还是一种恶心和古怪,像是吞了个苍蝇。它是我们认识美国国会一个有修正力的元素。

如果中国使馆的门牌号最终真被改成“刘晓波路1号”,中国会报复吗?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我们知道,中国有几千年的政治斗争史,“让对方不痛快”的招术可多了去了。要是中美围着对方的外交使团搞“出招竞赛”,那一定是能让全世界笑得前仰后合的事情。

当然,中国自认是文明古国,我们通常会维护不撕破脸皮的那种微妙状态。美国常有人指责中国是个“暴发户”,其实以中国特有的历史长河感,美国如今颐指气使、好为人师的样子,才是真正的“暴发户”。中国并不愿意同美国竞赛粗鲁的表现。

我们感觉到,美国的一些国会议员很“恨”中国,这样的“恨”,今天的中国社会对任何国家都没有。为什么呢?真的因为“人权”?那样的话,美国议员该“更恨”的国家有许多,比如他们应“更恨”自己那些仍奉行王权专制的中东盟友。他们还应把美国前任总统布什和防长拉姆斯菲尔德送上法庭,因为他们发动的战争导致伊拉克死人无数,整个国家深陷战乱,和平遥遥无期。

美国这些议员如此“恨”中国,大概还是因为我们发展了,成为一支逐渐对美构成竞争的全球战略力量。中国古代诗人写道,“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些议员就像是在山上鸣叫的那几只猴子。

可以预见,美国今后会冒出越来越多的“反华势力”,他们会做各种怪异表演,给中国添堵。跟美国形成一些竞争关系,看来还真得有点胸怀和气度。那些美国人想气中国,说明他们自己已经生气了,他们需要对中国“撒气”。我们大概不能没完没了跟他们“置气”。打嘴仗未必是我们的优势,中国的优势是实干。我们尽量少搭理他们,把自己国家发展得更好,就能“气死”美国国会里的那帮小人。

先看看美国众参两院如何表决吧,再看看美国国务院如何叼这根烧热了的胡萝卜。这是一场值得看看的闹剧。美国人都应知道中国不是两手空空的,中国对这件事怎么回应,要看事态的发展,还要看届时我们的兴致和心情。▲

Share Button

美众议院建议更名中国驻美使馆地址为“刘晓波广场1号”

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在其2015年国务院预算草案中包含了一项将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前的马路更名为“刘晓波广场”的动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美联社报道,这项提议由众议院共和党议员沃尔夫(Frank Wolf)提出。沃尔夫建议,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地址应该被定为“刘晓波广场1号”。他还表示,这条街如果更名,可以引起公众对刘晓波遭受不公正司法对待这一命运的关注。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位于华盛顿特区西北区,由知名建筑师贝聿铭设计。使馆所处街道的名称现为3505 International Place。

2008年,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被捕。2009年12月25日中国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其有期徒刑11年。目前刘晓波在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2010年,刘晓波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上世纪80年代,前苏联驻华盛顿大使馆门前的街道曾被更名为“安德烈·萨哈罗夫大街”。“苏联氢弹之父”之称的萨哈罗夫生前也是人权活动家。1975年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了纪念他,欧洲议会把设立的欧洲最高人权奖命名为萨哈罗夫奖。

《华盛顿邮报》一篇博客文章中称,中国驻美大使馆一名发言人对于美国众议院议员建议道路更名一事表态称:“我们相信,美国人民不希望看到美国的一条街道用犯罪分子的名字命名。”

一名读者在这篇文章后发表调侃评论说:“两周后,北京方面将把美国驻华大使馆门前的街道更名为‘斯诺登门’。”

综合报道:洪沙
责编:李鱼

日期25.06.2014

Share Button

巴黎举行刘晓波诗朗诵会纪念六四25周年

法国/中国/六四 – 发表日期 2014年 6月 05日 – 更新日期 2014年 6月 05日

作者 法广

xc
6月4日,巴黎旅法华人和法国友人组织了若干场活动纪念六四25周年。当天下午分别在人权广场和甘比大(Gambetta)公园六四纪念碑举行纪念仪式。当天晚间,一场以纪念六四为主题的双语诗朗诵会在蓬皮杜中心附近的“诗歌之家”(maison de la poesie)举行。

两位朗诵者分别是旅居法国的画家、诗人马德生和法国学者Guilhem Fabre,诗作则来自于正在中国大陆锦州监狱服刑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作家刘晓波。

另外,欧洲联盟执委会对外关系总署昨天晚间表示,对外关系总署呼吁中国当局遵守《世界人权宣言》,尊重中国法令有关集会与言论自由的规范,并释放所有因和平阐述己见而被囚禁的良心犯。对外关系总署说,欧盟也期盼中国有更宽广的空间,可允许讨论及辩论近代中国的历史,并使律师、人权斗士及新闻记者可免于骚扰和介入,执行他们的工作与任务。

白宫周三就“六四”事件25周年发表声明,呼吁中共当局就事件中的死亡、监禁或失踪人士说明与负责,并指美中即便在共同利益范围合作,但仍需清楚双方存有歧见。

美国总统奥巴马星期三在波兰表示,在波兰纪念脱离共产统治25周年的自由日演说指出,25年前波兰人民行使投票权,但地球另一端的天安门广场上,坦克却辗压过和平民主示威群众。自由必须一代接一代、努力争取与革新,这至今仍是大家的责任。

美国国务卿克里也就天安门事件25周年发表声明指出,疗癒历史伤口才有和平繁荣的未来。美方呼吁中共释放六四监禁人士,停止骚扰、羈押仍勇敢发声的示威者及其家人。

法广

Share Button

侯芷明:刘晓波的诗提醒人们须直面六四

纪念六四 – 发表日期 2014年 6月 05日 – 更新日期 2014年 6月 05日

xc
诗歌朗诵会的现场。

作者 凯文

在刚刚过去的六四事件25周年,旅法民运人士和法国友人组织了多场纪念活动。人们不仅没有忘记天安门事件中的死难者,也没有忘记正在监狱中的作家刘晓波。蓬皮杜中心附近的“诗歌之家”在 6月4日之夜组织了“刘晓波诗歌双语朗诵会”。

多年来一直活跃在中国民主事业中的侯芷明女士也参与组织。她在现场接受了本台记者的采访。当记者问到,在六四25周年之际,为什么想到刘晓波、想到组织这样一场诗歌朗诵时,侯芷明女士回答说:

我们今年当然要纪念六四大屠杀25周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但是同时不能忘记刘晓波,他现在坐牢已经六年了。

刘晓波每年都为六四写一首诗,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最后几年的诗作,也就是从2010年到2014年。他肯定写过,但是现在刘晓波正在坐牢,好像已经离开我们的日常生活世界、不和我们在一起了,但他毕竟还活着,所以我们必须通过自己的声音,让很多人能够听到他的语言。

他的每首诗都写给死难者,他永远没法忘记六四那天发生了什么。他让我们记住,将来的中国必须面对那天晚上的灾难。

从六四事件刚刚发生一周年,到刘晓波因为“零八宪章”入狱前为止,他为六四书写挽歌时间跨度长达近二十年。当记者问到,这二十年来他在诗歌中流露出的心态有什么不同时,侯芷明女士回答说:

我觉得没有太明显的变化,因为每首诗里都有特别强的恐惧感,好像是用另一种比喻、另一个镜头来描写这种恐惧感。

但是我觉得,他在六四15周年那首诗,可能是最悲观的,因为它不光描写这种恐惧感、描写这种死难和失踪,同时也描写今天中国的灵魂。如果中国不愿意面对大屠杀,如果不愿意公开纪念、公开讲述,那么中国就没有灵魂,这样一个国家会有什么样的将来?我觉得他那首诗,就是这样一个问号。
刘晓波诗歌节选:

十五年前
大屠杀
在一个黎明前完成
我死去
并再生

……

十五年前
我的每个噩梦中都有亡灵
我看到
一切都带着血污
我写下的
每一句
每一笔
都是后来
与坟墓的倾诉

……

法广

Share Button

独立中文笔会和瑞典笔会举行“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

(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6月4日斯德哥尔摩讯)瑞典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昨晚在瑞典首都市中心的劳工教育协会大楼会议室内举行“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瑞典笔会会长乌拉·拉斯莫(Ola Larsmo)、副会长马丁·考尼茨(Martin Kaunit)、国际秘书乌拉·瓦林(Ola Wallin)、理事乌莱卡·恩斯特罗姆(Ulrika K Engström),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廖亦武、前理事马建和茉莉、常务秘书兼发行和翻译委员会协调人张裕、前创会会员傅正明等50多人出席。

1

昨晚六时刚过,瑞典笔会的中国问题专家恩斯特罗姆女士主持开始纪念活动,首先说:此时已经是北京时间已经刚过午夜,是北京时间六月四日凌晨,25年前正是在这个时候,中国军队的坦克已经进入北京,开始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大屠杀”。她介绍说,当时中国作家廖亦武正在一千多公里的四川家中,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写了一首题为《大屠杀》的诗歌,现在就请他朗诵这首诗歌。

2

廖亦武以他特有的方式吼诵的他那首长诗的一部分,以算盘、转经钵等伴奏,背景当年北京屠杀的照片上显示英译和瑞译的字母,颇具感染力,如身临其境:

……
在这史无前例的屠杀中只有狗崽子能够幸存。

3

张裕接着用PPT幻灯介绍了笔会情况——自2001年成立以来,从最初31位创会会员中在中国大陆只有刘晓波、刘霞夫妇两人发展到在300多会员中超过三分之二,在那里的开展过的活动和遭遇越来越大限制、打压的困境,以及笔会所一直观察见证的中国言论自由现状,尤其是狱中作家和最近被捕人士。

4

5

6

随后放映刘晓波在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北京屠杀纪录片的视频片断,配以刘晓波诗歌《给十七岁—“六?四”二周年祭》的英、瑞译文字幕,由廖亦武朗诵中文。视频还包括刘晓波2006年介绍独立中文笔会的片断,刘霞去年12月录制的朗诵自己的两首诗《无题》和《喝酒》,并配以中、英、瑞文字幕。

7

8

9

10

活动第二部分是研讨会,斯德哥尔摩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汉学家史婀迷(Irmy Schweiger)应邀担任引言人,她首先介绍了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在北京被拘押的著名记者高瑜和刚授予的荣誉会员、叶遭拘押的著名学者徐友渔,会场讲台前有他们肖像的空椅子的原因——高瑜本是研讨会邀请的演讲人之一,徐友渔曾是斯德哥尔摩大学在2001-2002年的帕尔梅基金讲座教授并拟再次邀请到访。随后又介绍了研讨会三位到场的演讲人——瑞典汉学家、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当天新出版的《天安门终极版》(Tananmen Redux)辛优汉博士(Johan Lagerkvist),美国汉学家、戴迈河副教授(Michael M. Day)和流亡伦敦的著名中文作家、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作者马建。研讨会情况将另行报道。

11

独立中文笔会和瑞典笔会属于国际笔会——世界上最悠久的人权组织和国际性文学组织的146个成员分会,致力于维护全球作家的言论和写作自由,维护世界各地因从事其专业工作而遭监禁、威胁、迫害或打压的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的权益。关于笔会致力于保护作家和维护言论自由的更多信息,请参见http://www.chinesepen.org。

独立中文笔会

Share Button

香港维园64纪念晚会标语:”抗议软禁刘霞,立即释放刘晓波“(2014年6月4日)

抗议软禁刘霞,立即释放刘晓波

Share Button

夜行者心中的阳光——世界新闻自由日笔会香港之夜综述

(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5月18日)5月3日晚,独立中文笔会假香港办公室所在的1908书社内举办“笔会香港之夜”活动,副会长心语主持会议,会长贝岭致题为《独立的笔,自由的书》开幕辞,六十余位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台湾和海外的会员、嘉宾及记者出席。

clip_image002[2]

中国国内政治形势目前日趋严峻,包括理事赵达功、网络工作委员会协调人野渡、前副会长蒋亶文等多名会员受到当局提前警告不能参会,理事野火在深圳罗湖边境检查站被阻拦。但值此风声鹤唳下,仍有来自北京、重庆、黑龙江、福建、湖北、贵州、广东等地十多名会员以及多名大陆律师和其他访港者甘冒风险,赶去参加了“笔会香港之夜”活动。

到会来宾包括香港中国笔会会长廖书兰女士,香港艺术发展局文学委员会前主席寒山碧先生,香港记者协会前主席麦燕庭女士,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琦,自由亚洲电台香港办公室主任朱杏青先生,《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人鲍朴先生,无国界记者组织日前表彰“100位新闻自由英雄”之一的记者李建军先生,曾被中国当局加罪判刑五年的香港著名记者、本会前荣誉会员程翔,香港大学博士生、纪录片制作人曾金燕小姐等。

clip_image004[2]
心语主持

clip_image006[2]
贝岭致开幕辞

“笔会香港之夜”活动以今年4月1日在笔会办公室举办的刘霞生日会录影视频开场后,会长兼发行和翻译委员会主任贝岭致欢迎辞,引介了发翻委张裕和刘怀昭编辑在现场发行的《夜行者——笔会香港之夜文汇》——汇集了笔会四个奖项的全部得主名单和照片,2013年度各奖项的颁奖辞、答谢词以及四位得主的代表作、传略和判决书等资料。他说:今天是新闻自由日,看到香港近期新闻自由空间不断受到压缩,香港媒体逐渐习惯自律,让世人更加意识到,新闻自由是需要争取才能得到的,我们要共同守护香港的新闻自由。贝岭还呼吁与会者关注在4月24日失踪的笔会荣誉理事、现居北京的自由撰稿人高瑜的境况,敦促有关当局作出解释。高瑜本应邀为是次活动主讲人之一,但在动身前与儿子都失踪,到本会开会时仍了无音讯,后在本会、国际笔会等国内外舆论的呼吁和抗议声中,才由北京官方新华社公布她因涉嫌“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被刑事拘留。此外,本会理事兼青年委员会主任刘荻和会员胡石根等五位作家、学者、律师因同日在北京的私人住宅里举行“六四研讨会”,会后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相继刑事拘留,笔会在会后为高瑜和“北京五君子”被刑拘发表抗议声明。

clip_image008[2]
麦燕庭致辞

clip_image010[2]
寒山碧致辞

“笔会香港之夜”来宾麦燕庭和寒山碧先后致辞。麦燕庭说:大陆和香港的新闻自由是相互关联的,每当大陆收紧新闻自由,香港的新闻自由也会受到影响;她祝福有一天,笔会会员和获奖者们不再如书名《夜行者》一般只能夜行,而能够在阳光下自由的行走。

“笔会香港之夜”的第一环节是颁奖典礼,但2013年度的四位获奖者都不能前来香港领奖——第十一届自由写作奖得主、本会会员陈子明因病重在美国住院;第九届林昭纪念奖得主、本会荣誉会员许志永今年初被判刑4年仍在狱中;第四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得主、本会荣誉会员谭作人在服刑五年后虽于今年3月刑满获释,但仍受当局监控而不能出境;第四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另一得主、越南作家阮春义仍在狱中。不过,他们的代表作选段由本会会员朗诵,以彰显他们的自由写作精神、勇气和作品特色,使到会者对他们的奋斗和遭遇感同身受。

会长贝岭代表笔会颁发自由写作奖,因原受得主陈子明委托代领奖的高瑜失踪,本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委员武宜三先生代领奖。陈子明是八九民运代表人物之一,曾被当局作为“黑手”判刑13年,笔会颁奖辞表彰他为“自由写作的倡导者与力行者;三十多年来历经磨难,坚持不懈,始终如一。……著述等身,影响深远”。陈子明的《答谢词》强调:“对于一名独立作家来说,光有阅读自由、写作自由是不够的,他们像禾苗需要阳光照射一样需要出版自由。有没有出版自由,是辨别一个国家是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的首要标志。……独立作家要为中国的宪政民主而奋斗,首要的目标就是实现充分的出版自由。”

clip_image012[2]
武宜三代陈子明接受贝岭颁自由写作奖

clip_image014[2]
滕彪代许志永接受齐家贞颁林昭纪念奖

秘书长兼自由写作委员会主任齐家贞,代表笔会宣读林昭纪念奖颁奖辞《为自由、公义、爱的信仰承担一切代价》并颁奖,本会狱中作家委员会法律顾问、许志永的朋友滕彪代领。许志永是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之一,颁奖辞说:“独立中文笔会颁奖给许志永先生,表彰这位同样因言获罪并一再遭受政治迫害、身处逆境不言放弃的法学家、宪政学者和公民维权活动家,这也是对林昭女士遇难46周年最好的纪念。”

clip_image016[2]
蔡楚代谭作人接受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clip_image018[2]
曾金燕代阮春义晓波写作勇气奖

副会长心语代表笔会宣读刘晓波写作勇气奖颁奖辞《无惧监禁的勇士》:“2013年11月15日,国际笔会‘狱中作家日’,独立中文笔会宣布将第四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第八届狱中作家奖)授予谭作人和越南作家阮春义(Nguyen Xuan Nghia ),以表彰他们长期以来无惧监禁的写作勇气和坚韧毅力。” 谭作人在答谢录音中说:“心语:首先,感谢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你们的工作,已经成为历史的功绩。笔,人的表达工具,传达心声,伸张权利,它是人类文明的基石之一。……让我们上下求索,团结共存。”同是四川作家而目前旅居美国的笔会前副会长蔡楚代他领奖。会长贝岭为阮春义颁奖,代领奖的曾金燕十分感伤,语带哽咽。

clip_image020[2]
徐琳朗诵谭作人代表作节选

clip_image022[2]
牟彦希朗诵阮春义诗歌中译

“笔会香港之夜”第二环节是两场座谈会。首先由蔡咏梅、程翔、李建军三人谈“陈子明和谭作人作品、八九民运和新闻自由”。蔡咏梅作为引言人的开场指出:大陆和香港面临同样严峻的新闻自由问题。

程翔谈到:最近在香港,“新闻自由”竟然已成为不能谈的敏感词,举例来说,香港电台的员工与领导层谈判,希望订立写入“新闻自由”的工作原则,但领导层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再如,在刘进图被砍成重伤的事件后,香港媒体从业者准备联合举行跨派别、跨政治立场的大游行,但对游行时的诉求,谴责暴力可以,督促警方尽早破案也可以,只有维护新闻自由的口号不可以,这也是香港头一次出现这样的限制。自2012年以来的两年中,香港威胁新闻自由的暴力事件大大小小总共十宗,此外还有媒体内部粗暴的工作调动等不明显的打压形式。去年4、5月份,香港的独立评论员为捍卫新闻自由空间,成立了“独立评论员协会”,但形势的恶化仍然比他们预想的快,催化剂就是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九号文件和819讲话,要求各地政府“守土有责”。

李建军认为:中共越来越难以忍受笔杆子不受党指挥,虽然大陆的传统媒体受到官方的严格管控,只能从正面报导问题,但网路媒体在近几年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这也是这一年来政府严打网路的原因所在。

clip_image024[2]
李建军和程翔

clip_image026[2]
鲍朴和金钟

此后,滕彪、金钟、鲍朴三人谈“许志永作品、姚文田案和出版自由”。最近,鲍朴的新世纪出版社在香港出版了许志永文集《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金钟的开放杂志社出版了《中国教父习近平》,这两本书都是大陆禁书。特别是《中国教父习近平》一书,香港晨钟出版社的姚文田先生甚至因为准备出版这本书,去年11月在深圳被当局罗织“走私罪”拘捕,本次活动后不久即被重判10年徒刑。鲍朴在座谈中说,要坚持新闻出版自由有三种办法:第一,以事实为尺度,只要是事实准确,你就有信心;第二,要尽量提高专业水准,有水准的出版物出去,别人就没法挑剔,那也是一种保护;第三,坚持自己的信念。

最后,黄金秋、蔡楚、刘正清、刘逸明、盛慧等会员朗诵了刘霞的诗歌。诗人刘霞为本会创会会员和荣誉会员,自从她丈夫、系狱的本会前会长和荣誉会长刘晓波于2010年10月被宣布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后,至今被软禁。

clip_image028[2]
黄金秋朗诵刘霞诗歌

clip_image030[2]
孟浪则特别介绍《六四诗选》

本会会刊《自由写作》编委会主任、诗人孟浪则特别介绍了他主编刚刚在台湾出版的《六四诗选》。

clip_image032[2]
独立中文笔会是国际笔会——世界上最悠久的人权组织和国际性文学组织的146个成员分会之一,致力于维护全球中文作家的言论和写作自由,维护世界各地因从事其专业工作而遭监禁、威胁、迫害或打压的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的权益。关于笔会致力于保护作家及维护言论自由的更多信息,请参见http://www.chinesepen.org。

Share Button

瑞典学者、作家联署声明:“我们敦促中国释放徐友渔”

clip_image002[2]

徐友渔教授探访刘霞——2010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被软禁妻子(2012年12月)

(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5月15日斯德哥尔摩讯)《瑞典日报》日前发表14位汉学家、作家、学者的联署声明,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北京著名自由学者徐友渔教授。声明全文翻译如下。

我们惊悉,我们很多人的朋友和同事、哲学教授徐友渔于5月6日在北京被拘捕。5月3日,徐和其他十几人在私人住处举行了一个讨论会,纪念1989年6月4日的北京屠杀。除了徐友渔,还有知名律师浦志强、互联网活动人士刘荻等几人,因他们参加讨论会“寻衅滋事”而被捕。

令人费解的是,如此一个和平集会怎么可能“寻衅滋事”,尤其是该次研讨会在小圈子外本不为人知。

徐友渔现年67岁,是中国杰出的自由主义思想家之一,在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担任研究员多年。2001-2002年,他曾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担任国会设立的奥洛夫·帕尔梅客座教授。现在,他坐在北京某看守所里,我们没法打电话到他家找他。很有可能,他和其他人要坐牢到6月4日以后。

徐友渔是中国变革的大力倡导者,通过他低调而尖锐论争的方式,得到很多人的极大信任。他曾支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零八宪章》宣言,是第一批签署人之一。奥洛夫·帕尔梅讲座教授必须是 “专注于广义和平的重要领域的科学家。” 徐友渔通过其研究和以对话为方向的论文,对中国和平民主变革有重大贡献。

抓捕徐友渔等人,与过去三十年要根本实现中国现代化的发展主线背道而驰。他们应该立即获释。思想和理念的自由交流对民主社会至关重要。开放解放人的先天能力,并有助于创造性、进步和繁荣。

生活在民主国家的我们必须为那些被迫沉默者发声。因此,我们今天写下徐友渔等中国民主和变革倡导者所遭遇的事。零八宪章呼吁结束“以言治罪”,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对此铭记于心,重新考虑八九民运的定位。

签署人:
杨富雷(Fredrik Fällman,哥德堡大学汉学副教授)
罗多弼(Torbjörn Lodén,斯德哥尔摩大学中国语言文化教授)
奥韦·布林(Ove Bring,人权教授)
陈迈平(作家)
安德斯·科尔海德(Anders Cullhed,斯德哥尔摩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
陈安娜(Anna Gustafsson Chen,图书馆员、翻译)
汤姆·哈特(Tom Hart,亚洲学教授)
辛优汉(Johan Lagerqvist,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汉学副教授)
雍博瑞(Börje Ljunggren,前瑞典驻华大使)
马悦然(Göran Malmqvist,教授、瑞典文学院院士)
约金·帕尔梅(Joakim Palme,乌普萨拉大学政治学教授)
象川马丁(Martin Svensson ­Ekström,哥德堡大学汉学副教授)
阿斯特丽德·瑟德贝里-威丁(Astrid Söderbergh ­Widding,斯德哥尔摩大学校长)
斯万特・魏勒(Svante Weyler,出版人)

(原文参见http://www.svd.se/kultur/kulturdebatt/vi-uppmanar-kina-att-frige-xu-youyu_3553122.svd)

Share Button

DW:路透社:部分太子党吁释放刘晓波,以求改善国际形象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报道称,一些中国政治精英的“红色后代”私下要求中共领导人释放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以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两名与中共领导层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对于面临经济、司法和军事等领域艰难改革,同时正展开六十年来最为深入反腐运动的中共而言,释放刘晓波并不是一个重要议题。

但是,从私下管道传递的释放刘晓波的呼声显示出,中共领导层内部就关押刘晓波对中国声誉所造成的损害正在展开争论。这同样暗示统治精英阶层在看待异议人士的问题上并不是铁板一块。

58岁的刘晓波曾参与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2009年,刘晓波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2010年,刘晓波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释放刘晓波利大于弊"

"对于许多太子党而言,释放刘晓波利大于弊",一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刘晓波肯定会被提前释放,只是时间问题。"

按照中国法律,刘晓波在服刑期超过一半之后就可以得到假释。

两名消息人士均拒绝透露支持释放刘晓波的"太子党"具体人数,但他们表示,其中许多人是1960和70年代之后出生的第二代、第三代"太子党",与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关系密切。

"最大的担心是,一旦刘晓波被释放后,敌对势力会利用他",第二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

在被问及相关消息是如何传递给领导层时,该名人士说道:"我们有我们的渠道……这个话题在我们会面的时候被多次提起。"

消息人士拒绝透露与会"太子党"成员的身份,也没有表明他们是否通过口头或书面形式向习近平或其助手及亲友作出过相关表示。

中国外交部、司法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都没有对路透社的传真问讯做出置评。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不久,他的妻子刘霞便处于实质软禁状态下,以阻止她对媒体发表观点。

今年2月,警方拒绝刘霞出国就医,此后允许其前往中国医院就诊。

刘晓波被视为一名温和派异议人士,但中共不能容忍任何被其视为"威胁社会稳定"的人或事。

批评人士指出,中国领导人认为西方推动中国民主化,试图颠覆中共一党专政,并对此感到不安。

尽管其父习仲勋被视为改革派人物,但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并没有显示出任何放松政治制度的迹象。他曾在上月访问比利时期间表示,中国曾尝试过多党民主制,但并未获得成功。

北京武力镇压六四学运引发国际社会强烈谴责,自此之后,人权纪录始终是中国政府一大污点。

六四前夕压制言论自由

在六四事件25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中国政府加强压制力度,逮捕多名异议领袖和活跃分子,其中包括律师浦志强和记者高瑜。

习近平所领导的政府同时加强打压互联网批评意见,收紧对于媒体的管控。人权团体称,中国目前对于言论自由的压制为近年来最为严重。

但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针对前"国安沙皇" 周永康的整肃行动可能有助于刘晓波的释放。

正受到反腐调查的周永康目前实际处于软禁状态。他对异议人士态度强硬,在其担任中共政法委主任的五年内,中国政府国内维稳支出超过军费。

"周永康当时提议关押刘晓波",第二名消息人士表示,并补充说现在可能是推翻周永康决定的一个机会。

"但是即便刘晓波得到自由,政府近期也不会(从政治上)为六四平反",该名人士指出。

刘晓波的律师莫少平表示,任何释放刘晓波的决定都是政治决定,而非法律裁决。

人权观察组织的亚洲问题研究员阿莲(Maya Wang)指出,中国国内确实有人持续为刘晓波获释作出努力,但她本人对此并不乐观。

"根据中国法律,他首先要认罪(才能获得假释)。由于他并不认罪,此事(假释)的可能性非常低。"

北京释放"宽容信号"?

路透社分析称,尽管北京依然强力压制异议,但对于89民运的态度却出现了细微改变。

曾在天安门广场参加绝食行动支持六四学运的台湾音乐人候德健2006年被允许前往中国,这是他16年来首次成行。

候德健重回中国以及最近两位知名网络意见领袖- 薛蛮子和王功权获释,曾让人期待政府会对刘晓波也"宽大处理".但也有意见指出,薛王两人都是在公开对以往行为进行"忏悔"之后才得到自由。

多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另一个被视为"宽容"的信号是,习近平去年批准哈佛学者傅高义(Erza Vogel)撰写的《邓小平与中国的转型》("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中国版发行。

该书是第一本被允许在中国出版的以非官方角度提及六四镇压的外国人著作。

三名独立消息来源对路透社表示,还有一件被视为具有象征意义的事情是,去年中国政府将"民运"从"敌对势力"的黑名单中去除。尽管如此,安全机关继续在政治敏感日期之前对异议人士及他们的家属实施软禁措施。

今年1月,被官方定性为六四事件背后"两大黑手"之一的学者陈子明被允许前往美国接受治疗,并在那里获得一项人权奖项。这也被视为北京政府一项极不寻常的决定。

八九六四运动起初被官方定义为"反革命暴乱",但此后北京官方提及此事时始终使用"政治风波".

来源:路透社编译:石涛
责编:苗子

日期12.05.2014

Share Button

六四纪念研讨会北京举行 与会者促调查真相

时间:2014-05-04 16:41

64

“六四纪念研讨会”昨日在北京举行。(互联网)

【on.cc东网专讯】 内地多名学者及异见人士昨日在北京出席“六四纪念研讨会”,回忆六四事件,探讨其影响和后果,并呼籲调查六四真相,合理解决遗留问题。

在距离1989年六四事件25周年还有一个月之际,崔衞平、郭於华、郝建、浦志强等十多人昨日参加研讨会,参加者还包括在六四中失去子女的母亲。而未能参加研讨会的陈子明、贺衞方等人亦有提交书面发言。

与会者呼籲调查六四事件真相,还原历史本来面目,在此基础上实现社会转型正义,弥合民族创伤。他们强调,六四不是“暴乱”,基於“暴乱”所实施的一切处罚应予取消、纠正和赔偿。

另外,结集包括刘晓波、王丹、刘霞等100位作者作品的《六四诗选》,今日会在香港、台湾两地同步出版。该书中有逾60位作者居於大陆,是六四事件发生25年以来,首次有以现居大陆人士为主体作者群的大型纪念作品集出版。

该书由台湾的独立出版机构黑眼睛文化出版,现居香港的中国诗人孟浪主编,台港两地分别由黑眼睛文化和田园书屋发行。

东方日报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news/news.aspx?ID=N000026070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