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获诺和奖被日本选为2010年十大新闻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被日本共同社以及日本国内加盟报社、电台、电视台的报道和社论负责人从新闻第一线视角出发,评选为2010年日本国内外十大新闻之一。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南洲发自日本东京的报道

2010-12-31

nz1
图片:中国民运人士方政、封从德、费良勇、张健等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记者南洲提供)

日本共同社以及日本国内加盟报社、电台、电视台的报道和社论负责人,从新闻第一线视角出发,31号评选出2010年日本国内外十大新闻。

位居日本国内十大新闻之首的是日本巡逻艇与中国渔船在尖阁诸岛,也就是钓鱼岛附近海域相撞事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被评选为2010年日本国际十大新闻之一。

日本首相菅直人10月14号在日本国会参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我们希望刘晓波先生能够早日获得释放。”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仙谷由人11月17号正式宣布,日本驻挪威大使出席了12月10号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的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

日本执政党民主党国会对策委员长代理牧野圣修,10月21号组成支持刘晓波国会议员联盟,并任会长。

nz2
图片:牧野圣修与胡平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记者南洲提供)

牧野圣修与独立中文笔会的日本代表等三人12月10号出席了在奥斯陆举行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

日本的在野党——大家之党向日本参议院提交了一份国会决议案,决议案要求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刘晓波。

9月,日本海上保安部巡逻船与中国渔船在钓鱼岛附近的日本领海相撞,中国船长被逮捕。日中关系急剧恶化。中方扣留4名日本公司职员、稀土对日出口实际上停止、中方拒绝举行日中首脑会谈。

据日本政府30号透露,为尽快修复因日中撞船事件恶化的日中关系,日本首相菅直人考虑2011年春天访华。

日本外相前原诚司31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说:“明年,菅直人首相或者我本人有可能出访中国,或许中国的首脑访问日本。明年春天,将在日本召开日中韩三国外长会议,届时中国外长将访问日本,我本人也有可能在外长会议前后出访中国。”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南洲发自日本东京的报道。

RFA

Share Button

吾尔开希:对于刘晓波获奖一些反应的评论(之三)

环球时报在今年十二月八号发表了一篇七位中国知名学者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文章,题目是‘和平奖折射了西方对中国崛起的集体性焦虑’,当然这是中国政府宣传部门一手主导的对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铺天盖地的批判攻势的一部分,但比起如外交部发言人的蛮横无礼,粗鄙浅薄。

2010-12-31

因为此文内容是从学者的口中说出,而这些学者又顶着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等等的头衔,所说出的话虽然同样粗鄙浅薄,但对于不了解国际情势的大部分国内民众有相当的欺骗性,因此,尤其有必要把其中最基础的谬误指出来。

通篇文章的通篇论调差不多,而环球时报的编辑也抓住了这些御用无耻文人言论的重点,那就是‘和平奖折射了西方对中国崛起的集体性焦虑’。

这里边第一个必须指出来的虚假前提就是‘西方’是一个整体,是一个面对中国有着敌意和恶意的整体。文章中自知无法自圆其说,因此很快就用美国这个概念替换了西方。

也罢,就算所谓西方就是以美国为首,包括了欧洲日本,而他们之间的差异可以忽略不计的所谓西方阵营吧,那么美国是否是一个面对中国的整体,这已经就是一个常识问题了。

且不说美国朝野两党对于中国问题的政策常常是尖锐对立,行政机关与国会也是常常互相批判,即使在行政体系之内,例如主管外交的国务院与对于美国在全球佈局有极大影响力的国防部也常常是互相挚肘,各吹各的调。

以上所说的还仅仅是政府机构之内,而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其中极为重要的民间社会,尤其是新闻媒体,思想学术界,对于中国就更不可能有统一的立场。

说到美国人对于中国人的敌意,那就更是离谱了。

先说一般老百姓,绝大多数的美国人几乎完全不关心中国,不在乎中国。

说到中国,他们了解得很少,他们知道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的这段惨痛经历大多深感同情,也因此,对于毛泽东,他们看作是和苏联的斯大林,红色高棉的布尔固特一样看成是邪魔,但也同样因此把带领中国人民摆脱了毛泽东的邓小平看作英雄;对于天安门学生运动。

他们像全世界所有的人民一样支持,对于六四屠杀,他们愤怒悲伤,也因此对于他们看作英雄的邓小平无法理解,也无法谅解;而对于中国最近几十年来所取得的经济成就相当佩服;这大概就是一般的美国人对于中国的浅显的看法,相信从来到中国旅游的美国人身上,大家也都或多或少可以印证这种看法。

被国内左派愤青看成‘美国’整体的一部分的CNN以及其他的媒体大量的篇幅都是在批评他们自己的政府,这些年对于中国的报道多了,但提到经济时,大多是肯定正面的,只有在提到中国政府的人权状况才会有批评色彩,绝不是成型的反华势力的一部分。

一般人民没有机会到国外实地了解这些情况,生活在专制的中国也无法想象民主国家的决策成型过程,而我们的政府因为实行专制统治而未能使我们的国家得到全世界应有的尊敬也导致很多年轻网民心理相对脆弱,而願意想象有一个邪恶‘西方’对中国时时展现恶意。

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些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之类的御用文人,对此如果说也不了解,那就是这些蠢材的无知了。

RFA

Share Button

中国相关简讯(2010年12月30日)

29.12.2010 19:00

*中国表示将继续出口稀土*

中国政府称,将继续出口稀土,并且表示对稀土的控制是基于环保的原因。在此之前,中国当局削减稀土出口配额的举措引起国际贸易界的担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今天说,中国将继续出口稀土,不过,其他国家也应当开发稀土资源,共同承担供应稀土的责任。姜瑜在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的稀土储量占全球的36.4%,但却供应了全球超过90%的稀土,为全球稀土供应做出了巨大贡献。她还表示,中国对稀土出口的限制是出于环境保护的需要,而且也符合世贸组织的相关规定。

*美国预言印度人口15年后超过中国*

美国人口普查局预言,印度将在2025年超越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美国人口普查局的预测说,2025年印度人口总数将达到13.96亿,而中国那时将只有13.94亿人口。中国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开始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因而导致人口增长率下降。而印度虽然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但效果却并不如中国。美国人口普查局指出,中国未来可能将面临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减少等社会和经济问题。该机构还预测说,美国在2025年仍将是世界第三人口大国。

*中国网民人数11月底达到4.5亿*

中国说,到今年11月底,全国互联网使用人数提高到4.5亿人,比去年增长了20%。中国的上网人口数量为世界第二。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星期四在北京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这组数据。他说,中国人口中将近有34%的人使用互联网,比30%的世界平均水平高出许多。但王晨还表示,中国繁荣的互联网使用情况也导致例如网络色情等网上犯罪活动增加。他说,政府今年已经关闭了6万家色情网站,逮捕了将近5千名嫌疑人。

*昆明一家制药厂爆炸至少5人丧生*

中国一家制药厂发生的爆炸事件至少导致5人丧生,8人受伤。新华社星期四报道说,云南昆明全新制药公司一个工厂的火灾引发了这次爆炸。新华社的报道并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中国的工作场所发生事故是常见的事,每年都有上千人死于工作场所的事故,部分原因是由于对安全规定的执行不力以及对工人的训练不足。

*泰国警方抓获12名使用假签证的中国人*

泰国素汪纳普机场警方星期三逮捕了12名企图使用假签证前往美国的中国人,这些人持旅游签证来到泰国,接着打算前往美国工作。素汪纳普机场海关人员表示,他们在检查中发现有12名中国乘客的护照上贴着假冒的美国入境签证,于是立即将这12人逮捕并进行审讯。这些嫌疑人中有3名男性,9名女性。据这些嫌疑人交代,他们12月27日持旅游签证进入泰国后,由一名台湾蛇头在他们的护照上盖上假美国签证,企图以泰国为跳板进入美国工作。泰国警方说,这些人可能会因为偷渡罪被遣返回中国接受判决。

*刘晓波连续第二年在狱中度过生日*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星期二在狱中度过了他55岁的生日。去年圣诞节时被判刑11年的刘晓波连续第2年在辽宁锦州的监狱度过他的生日。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守卫者组织表示,希望借此机会,向刘晓波说一声生日快乐,同时再度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另外,关押刘晓波的监狱拒绝接受维护媒体权益组织无国界记者寄给刘晓波的生日献花。

VOA

Share Button

傅申奇:空椅留痕

公元2010年12月10日在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没有得奖者和他的代表到场,只有空荡荡的椅子让与会者行注目礼,许多人热泪盈眶。

2010-12-29

这是诺贝尔和平奖设立以来空前的也一定是绝后的。“空椅”立即成了泱泱大国网络控制的敏感词,于是“空椅”注定要在历史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中共当局好不容易“绑架”了十几个国家和它一起扭扭捏捏地抵制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些什么国家呢?它们是阿富汗、阿尔及利亚、哥伦比亚、古巴、埃及、伊拉克、伊朗、俄罗斯、越南等国。他们大都与中国维持着密切的关系,他们一方面不愿激怒中共,另一方面也倾向对境内异议人士展现强硬立场。可以试问:如果中国大陆民众打算移民的话,这些国家是第几位的选择呢?在这件事上中共丢尽了脸,也让中国人跟着丢脸。

当中共喋喋不休地说颁奖给刘晓波是一场闹剧的时候,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巴马总统发表声明说,刘晓波代表了普世价值,呼吁中国尽早释放这名遭监禁的异议人士。并且说:“刘晓波先生远远比我更加值得得到这个奖。”

人们都应该记得去年中共当局专门让著名钢琴家朗朗为奥巴马捧场助兴,当然他们认为奥巴马得奖不是闹剧。而一位比奥巴马更加值得得到这个奖的人得了这个奖竟成了闹剧,中共如何来圆这个逻辑呢?

当中共口口声声说“诺委会是干涉中国内政,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时候,人们看到湖南中南大学的学生们冒着被整肃的危险在校园里挂出了大幅横幅:“热烈庆贺刘晓波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感谢世界没有遗忘中国人民对民主政治的诉求!”彻底戳穿了统治者的谎言。

自称是“伟、光、正”的中共当局根本就不敢让民众知道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一件事,更不必说什么民意测验了。如果中共敢用民意测验来证明中国人民的感情受到了伤害,那就说明他们还做了人事。

原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说,大礼堂台上的空椅令他想起一九九八年他首次参加全球主教代表会议时,会议厅内同样有两张空椅,这种情况持续至今。又指出中共在国际上制造了无数的“空椅”是“无耻”及“漠视人权”的行径。

他呼吁中共当权者:“醒来吧!为我们伟大的祖国——文明、礼仪之邦,挽回一些尊严,好吗?”然而,胡温等即将离任的最高当权者们会醒来吗?他们自己不怕出丑,更不怕让国家出丑。他们除了摆出一副无赖的架势,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吗?“空椅”就是他们留给历史的可耻痕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

Share Button

余英时:中共对刘晓波获奖的强硬反应损害了在世界上的形象

美国、澳洲、欧洲还有亚洲,香港都对中共最近的国内国外的表演、特别是跟刘晓波事件有关的表演,发生了很深的怀疑和评论。

2010-12-29

这些评论的人并不都是敌对的或是仇视中国的,完全不是。比如说美国的Thomas Friedman,他在中国访问过,而且也写过很多,虽然有评论,但是基本上对中国有很高期待的一位有名气的记者。他的几本书《世界是平的》等,都翻成中文了,而且销路非常好。所以他在《纽约时报》12月15号的报告、评论是值得重视的。同时他也提到其它国家的报纸的评论。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就是香港的一个中共的政协委员,叫做刘梦熊的,现在变成一个“刘梦熊现象”,非常受中国跟亚洲的重视。就是他打破了政协委员跟人民代表都是花瓶的一种形象,真的敢说话的,至少在某一些问题上敢说话的。他也评论到刘晓波事件,跟Friedman的口径几乎是完全一致的,所以这是很值得注意的,这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位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澳洲的专栏作家叫Rowan Callick,他也在评论中国的这些对刘晓波事件做法的不当,影响了大家对古老文明国家的一种向往,完全失望。

所以我现在从Friedman的文章讲起。Friedman在12月15号的文章,就是要提醒美国现在怎么样应付世界上各种敌对势力,要打破文明的国际秩序的势力。其中的一个势力他特别提到的就是中国。他以刘晓波事件为例,做下列评论。

他的评论是说在过去好几个礼拜以来,中国为了刘晓波的事情,在国际的表演实在惊人。我在几个礼拜前已经提到,我说这一次中共的表演,对刘晓波事件想打压,有一个积极的成就。这个成就就是使人看清楚了中共的本来面目、真面目。因为中共本来的面目,西方人并不是看得很清楚,就是中国这一代的人也不太看得清楚。因为你要看中共的真正的本色,必须从它搞革命时代就开始,从毛泽东时代就开始,不是从今天开始的。

现在Friedman的评论恰好印证了我的看法。他说过去中国共产党政府有声有色地在国际上表演,可以看出来它怎么利用它现在崛起的经济优势。经济优势是没话说的,大家都看得见、都承认的。所以国际的秩序完全颠覆过来了,就是没有任何是非真假可讲了,就是完全以实力来制造一种压力,让各国都不能够去参加,就是希望许多国家都不参加奥斯陆的和平奖。和平奖现在变成一个空椅子,这个空椅子已经传遍全世界了,是一个很象征性的。

但是Friedman的评论是很有趣的,他说这一系列的工作,就是利用它的经济优势恐吓其它的有贸易关系的国家,不要让它们派代表到奥斯陆的城市大厅里面参加和平奖典礼,是最拙劣的一种表现。

这里面当然是有十几个国家被它威胁住了,或者跟它关系好的,但是这些国家往往都是大家看不起的,比如说伊朗、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古巴等,这些国家本来就是很坏的,尤其像苏丹、越南,都是它的朋友,而跟有文明的、有传统的国际秩序作对,这是非常可惜、使人痛心的一件事情。

在诺贝尔和平奖109年的历史上,受奖者不准参加,这是第五次;而家人也不能参加领奖,这是第二次。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少的情况,这个情况是极不正常。不但刘晓波不能放出狱,还要限制他的家人也不能出来,在国内的朋友也不能参加。

所以Friedman认为这个空椅子,我们都看到在颁奖的时候有一个空椅子摆在中间,刘晓波的奖状就在那个空椅子上面,这个全世界都看到。事实上四、五十个国家在奥斯陆挪威有代表的,都去了。是相当失败的、也是专制的。国内也是压迫人的政权,那些国家没有参加,人数是非常少的、谈不上,所以这是一群不像样的国家,这是用Friedman说的话。

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空椅子所代表的就不但是刘晓波一个人,同时也代表着整个中国。因为这个奖是给中国的、是对中国的一种荣誉,你不接受也罢了,你用这种方式抵抗,那是非常可笑的。

Friedman还给我们介绍了刚才我说的Callick,澳洲这个人Callick说世界上正在等待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挑起它适当的任务、它的责任。因为这样一个成功的文明国家,在经济上最近又有大的发展,大家都对它有好的期待。他没有想到一转变,就变成了一群很坏的国家的领袖,后面支持者,都是压迫它人民的、都是不讲人权的、都是以专制著称的一些国家。它凡事在背后支持,这是一个大的颠倒,大得极不合理的状态。这个情形是不能忍受的,这是澳洲的评论。

像英国和美国也流行《Financial Times》这个大报纸,又加了一个新的报道。这个报道说,因为怕记者采访,现在共产党又在刘晓波夫妇住的地方,造了一个很大的的墙,电视不但照不到他个人的住区,整个住区、整个大厦都看不到,是一个大屏障。这是一个很大的笑话,何以惊慌到这个程度,《Financial Times》、《泰晤士报》觉得这是非常可笑的。

总而言之,Friedman得到的结论就是说中国的领导人,他们本来应该是有自信心的,因为在这样的经济发展情况之下。没想到他们可怜到这个程度。他设想是这样的,他说,共产党当然不可能赞成给刘晓波颁奖,但是作为一个大国它应该有个表现。这下面是Friedman设想中共领袖应该怎么样反应。

他说,如果中国这样说:“我们不同意这个奖,我们因此不参加,但是有一位我们的公民得到了诺贝尔奖的荣誉,这也是对整个中国的荣誉,所以我们让他的家人来领奖。”这是Friedman的假设,共产党如果有信心的话,就应该这样说。

共产党现在没有这样做,而是尽一切手段,无所不能地阻碍一切和平奖颁奖典礼,这表示他们不是太强,而是他们太弱,心理非常虚弱。因为它完全没有安全感,没有sense of security,一点都没有。所以这就是西方、欧洲、美国、还有澳洲各个地方的反应。

这里接下来讲刘梦熊,就是香港的一个政协委员,敢说话著称的。但是过去是始终在体制之内的,始终是帮共产党说话的。任何关于“六四”比如说镇压的问题,他当然不赞成,但他没有说。他只是说“六四”以后的进步不可否认。这种种表示他还是站在共产党体制之内说话的。可最近因为有一个赵连海事件,赵连海因为儿子受了三聚氰胺奶粉的毒,吵闹不已。共产党没有任何理由,嫌他吵闹,就把他判了两年半徒刑,这引起全国的哗然。所以刘梦熊在香港报纸上从11月开始就连续在各报登大广告,提出“无罪之罪,非法之法”,痛斥共产党的北京的大兴县地方法院,并写信给北京高级法院、最高法院。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

Share Button

莫少平律师办事处遭警方进驻,他本人“被旅游”24小时

中国政府在异议人士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期间,打压各地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北京著名人权律师莫少平从上个月起就被禁止出境,在本月10号和平奖颁奖当天更被警方强行“旅游”,连他在北京的律师事务所也进驻了警方人员。莫少平直到近日才重获自由。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2010-12-29

莫少平是在上个月9日获国际律师会邀请,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一起到北京首都机场,准备登机前往英国伦敦出席国际律师协会办的法律研讨会时,两人一起被禁止出境的。

到了本月10日,警务人员又强行把莫少平带到北京郊区一处温泉区旅游足足24小时,之后警务人员就开始进驻他的律师事务所,一呆就呆了一个星期,期间莫少平对外通讯的自由也被剥夺,电话、电脑的联系全部都被切断,甚至下班之后也被人跟踪,而在警方进驻期间,律师事务所的运作也几乎陷入停顿。

消息说,莫少平被禁止出境,以及被警务人员全天候看守,是为了防止他到挪威替刘晓波领奖,以及阻止他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

本台记者本周三向莫少平查证有关消息,他证实自上月起,当局的确已经不准他出境,他说:“11月9号我们出境的时候被阻拦了,我和北京大学贺卫方教授。”

对于警方是否把他强行带走“旅游”,以及进驻他的律师事务所,莫少平则不愿亲口证实,只肯说中国当局对异见和维权人士的连番打压,代表了有关当局缺少政治智慧的一种表现。他说:“这只能说是太虚了,太心虚了,这个本身就是缺少自信,缺少政治智慧的一种表现。”

莫少平是刘晓波的代表律师之一,在中国以及国际社会都赫赫有名,曾经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亚洲英雄,被亚洲周刊评为年度风云人物,在07及09年分别获得法国及捷克颁予人权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RFA

Share Button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现场——专访八九民運人士呂京花(下)

不同的声音(2010-12-31)

2010-12-29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于12月10日星期五在挪威奥斯陆市政厅隆重举行。刘晓波因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在锦州监狱服刑,无法领奖,而他的妻子刘霞也被软禁在北京的住所,无法代表领奖。结果,诺贝尔委员会把和平奖,颁給了一张空椅子。

刘晓波把今年的和平奖献给在六四事件中去世的人。不同的声音节目今天特别对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进行即时采访,主持人谷季柔于12月10日专访了在奥斯陆参加典礼的六四民运人士吕京花。

呂京花八九民運時年29歲.“六四”前曾在北京的一個服裝廠作推銷員,後又承包了個體服裝生意。運動期間,她加入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成為工自聯的核心人物之一。“六四”後被政府通輯,流亡美國。

呂京花是刘晓波的好友,也是刘霞的姐妹淘。她详细而生动地叙述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实况,也深刻描绘她所认识的刘晓波夫妇。呂京花谈话中掩不住激动的情绪,感动哭泣。

收听

RFA

Share Button

王光亚“井水不犯河水”论在港惹争议

为毒奶粉受害者维权的赵连海被北京的法院判刑,有港区人大和政协代表联名批评对赵连海的判决不公正。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日前在北京回应香港媒体追访时表示,中国内地司法独立,香港代表对赵连海案应“井水不犯河水”,引发香港舆论批评,严重打击香港市民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度。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孙建采访报道

2010-12-29

今年10月才调任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的王光亚本周三与香港媒体记者会面,被问到赵连海目前情况时表示,有关事情已经妥善解决。他说:“对于内地的司法我想大家都知道,在绝大部分国家司法都是独立的,内地(中国)也一样,所以对于内地的司法,我想别的方面就不应该干预,而且我也知道这个事情现在有了妥善地解决。”

在被问到部分港区人大和政协联署北京为赵连海求情,是否干涉中国的司法制度时,他是这样回应的:“我想这个看如何表述,我想这个两地,大家应该一国两制,井水不犯河水。”

王光亚的有关言论在香港随即引来不少批评,有份联署北京为赵连海求情的政协委员刘梦熊就不认同他们的做法是井水犯了河水,他在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说:“既然宪法规定的那幺好,法律规定那幺好,为甚幺法院有法不依,造成这些冤案。”

而多名港区人大代表包括叶国谦和黄国健都认为,王光亚的言论并非针对他们。

时事评论员程翔则批评王光亚的说法荒谬,他说:“我觉得一个国民对国家的大事、对政府的施政做出监督批评,这都是很正常的行为,你把它叫做井水、河水,这等于叫我们国民放弃我们的国民责任,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

他估计,王光亚的言论反映了中国政府对那幺多港区人大和政协为赵连海求情感到不满,所以有需要出来表态,他说:“(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公然站出来反对它(中国政府)这样做法,我觉得它有点恼火,一方面让它非常被动,所以它要这样出来做一个表态。”

程翔还认为,中国政府处理刘晓波和赵连海的手段,已经大大削弱香港市民对它的信心,如今再加上个井水不犯河水的言论,肯定只会带来反效果,进一步打击香港人对中国政府的信任程度。他说:“肯定会造成很负面的反效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RFA

Share Button

刘晓波生辰香港团体促释放,赵连海署名通告称已保外就医遭质疑

12月28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55岁生日,他却要在狱中度过。在香港有多个团体促请中国当局尽快释放他。另外,日前传出已获准保外就医的中国“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在互联网博客上发表署名通告,说已经离开大兴区看守所,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但认识赵连海的人士都质疑这一通告的可信性。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2010-12-28

今年12月28日,已经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连续第二年在辽宁的锦州监狱过生日,香港有多个团体趁他55岁生辰,促请中国当局即时释放他,包括在诺贝尔和平奖于挪威颁奖当日,获邀到当地出席观礼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他说:“我们呼吁中共当局释放刘晓波,今天是他55岁生日,他如果(按照判刑)释放的时候已经60多岁,11年的时间,因为他的《零八宪章》、言论自由给抓进去坐牢,这个是绝对不能够接受,也是绝对的专制,打压维权,所以,我们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刘晓波。”

他还鼓励刘晓波要挺下去,他说:“我们中国很多同胞都希望他可以坚持下去,我们当然对他很有信心,我们知道他会坚持中国民主、人权的理想。”他还促请中国当局不要再软禁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让她尽快可以与外界联络,结束白色恐怖的打压手段。

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守卫者”组织也发文说,希望借着这个机会,祝愿刘晓波生日快乐,并同时促请中国当局,即时无条件释放刘晓波,以及撤销对刘霞的限制。

刘晓波在08年底与300多名志同道合人士共同在网络发起要求民主、人权的《零八宪章》,之后遭到逮捕拘禁,去年底被裁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成立,判刑11年,今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但因仍在狱中,家人也被软禁,没人代为领奖,诺贝尔委员会最终要以一张空椅代表他领奖。

而另一位同样为维权入狱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自上周传出获准保外就医后至今仍然没有证实是否已经离开看守所,但在本周二傍晚“结石宝宝之家”的博客贴出了一则通告,以赵连海第一人称告,说已经保外就医,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在通告中,赵连海还呼吁外界不要接触及打扰他及其家人,表示希望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希望事件能尽快淡下来,认为这样才对国家、社会及其家人有利;通告中,赵连海还表示,认同司法机关对他的刑事处罚,并就过往对政府的过激言论深表歉意,但通告则没有提到他是何时获准离开看守所、正在哪家医院治疗,以及是否获准与家人见面等。

对于赵连海是否真的已经获准保外就医,本台记者周二曾致电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但家里电话和手机却分别显示暂停服务和关机,记者于是询问大兴看守所,当值人员也不肯多说。

问:“我想请问赵连海是不是已经获准保外就医?”

答:“这个不清楚。”

“结石宝宝之家”代理负责人蒋亚林则质疑通告的可信性,她说:“(赵连海)他被抓就是08年(09年)11月13号,他的电脑、相机、手机什么的全部都被抄走了,那么有他电脑的话,想获得他的密码是很容易的,所以只是在网上贴一个通告,而且仍然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下,所以无法确定这个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想,我们都有密码被盗的这种经历,更何况他的电脑是被抄走过的。”

她还表示,以赵连海过去的为人,离开看守所后不太可能只在博客上贴一个通告就算,而不和朋友联络。她说:“(赵连海)他是一个很能说话的一个人,他如果真的自由了,真的完全自由了,这一年多没有跟我们大家交流过的话,他肯定迫不及待的跟我们说话,不会就这么发一个通告。”

而在香港,曾经游行争取中国当局释放赵连海的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也表示,要赵连海真的露面,才会相信他已经离开看守所,他说:“如果他真的放出来的话,应该去见传媒,这样香港市民,世界各地的华人可以见到他出现。”

他还表示,即使赵连海获准离开看守所,但遭到软禁,也不可以接受,会继续争取他获得完全的自由。

38岁的赵连海,儿子是毒奶粉受害人之一,他为了替毒奶粉受害人争取权益,去年11月被公安以“寻衅滋事罪”拘捕,关押了一年之后,上月被判刑两年半,随后解除了两名代表律师资格,决定不提出上诉,申请保外就医。事件在香港引起广泛关注,以致多名港区人大代表联署北京,为赵连海求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RFA

Share Button

香港明报评选2010中国十大年度人物,刘晓波居首

2010-12-28

香港明报星期二评选出2010中国十大年度人物,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明报表示,12月28号是仍在监狱中服刑的刘晓波的55岁生日,除了祝刘晓波生日快乐外,更希望刘晓波尽快获得自由。明报表示,刘晓波获得世界的肯定,在挪威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典礼上,刘晓波在法庭审判时的自白《我没有敌人》被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们分享。明报表示,2008年,刘晓波参与起草《零八宪章》,呼吁宪政民主、言论及宗教自由、司法独立和联邦制。刘晓波因此被判刑11年,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也被当局软禁。另据法新社报道,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守卫者组织也向刘晓波表示生日快乐并促请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

RFA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