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拉逝世引发中国网络热议民主转型

2013-12-06

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5日去世,享年95岁。曼德拉一生和平争取平等社会的努力,引发中国民间对社会和平民主转型的呼声。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身份,再次引发民间关注中国同样获得该奖项、现却仍身陷囹圄的刘晓波及大批狱中的维权人士。但有评论认为,中国当局高压的统治之下,以和平方式过渡到民主社会的可能性较低。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周四去世,其毕生致力于争取南非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权与法治,被尊为“南非国父”。南非总统祖马已经宣布,将为曼德拉举行国葬,南非各地从周五起将降半旗致哀直至葬礼完毕。

曼德拉的一生,经历过多重戏剧性的身份转折,他曾经当过拳击手、律师,在白人统治的种族隔离时期被监禁27年,带领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走向多种族的民主制度,并在1993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他1994年至1999年间担任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是世界民权运动的指标性人物。

曼德拉逝世的消息传出后,世界多国政要以及各界人士均表示哀悼。美国总统奥巴马当地时间5日命令美国白宫和公共建筑为曼德拉降半旗以致哀。

曼德拉辞世的消息公布后,中国网络上哀悼声四起。不少网站更重温香港摇滚乐团BEYOND主唱黄家驹为曼德拉所创作的名为《光辉岁月》的歌曲。也有大量网民们就事件表达对中国自由与民主的和平转型的渴望。

曼德拉的去世令中国的网民们联想到了仍在服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有网民写道:“我们追悼一位尊重人权、自由、平等且为之奋斗的人,但中国的曼德拉做了与南非曼德拉一样的事情,却被监禁,真是讽刺。”这则为了避免中国网络审查没有提及名字,暗指刘晓波的网帖被广泛转发。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周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刘晓波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不仅没有被释放,中国当局反而加强监控,软禁了他的妻子,中国民众不要只寄希望于中国出现曼德拉,而是应凝聚公民力量,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推动民主:“现在刘晓波还在坐牢,会不会往后他能做更大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但是我想无论如何不能光期待中国的曼德拉,中国的人民还是要利用各种各样的途径推动中国的民主。”

刘晓波曾在独立中文笔担任过两任会长,该组织刚卸任的副会长蒋亶文周五向本台记者表示,中国会出现曼德拉式的人物推动民主转型,但不大可能以和平的方式:“中国会出现自己的曼德拉,早晚都会有一个,也可能是很多个,公民意识的觉醒是必备的条件,任何时候都应该有对和平转型的期望,但民间良好的愿望始终得不到官方任何积极响应,所以只能遗憾地说,和平转型的期望,越来越小,这对未来的中国必然是一种悲剧性的命运。”

此外,有网民借事件讽刺中国当局的高压政策:“若曼德拉被关在中国,他不可能成为国父,但很可能变成一个精神病人。”

内地知名刑辩律师陈有西在其个人微博上称,一个坐牢27年的人,出狱后仍然能承受繁重活跃的政务活动,直至担当总统重任,活到95岁。南非白人政权的监狱文明和人权保障,更值得人类思考。

对此,曾经任职中国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也曾身陷囹圄的俞梅荪周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曼德拉伟大,南非最后一任白人总统德克勒克同样伟大,他力主废除种族隔离,不顾外界反对释放曼德拉,最终二人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认为“没有他就没有曼德拉”:“如果德克勒克打击他、枪毙他、弄死他,就不可能有曼德拉了。我们在狱中的王炳章、高智晟在狱中受到虐待,身体大伤,还包括刘晓波,我坐牢三年,出来都元气大伤,能出来的是九死一生的。至于曼德拉,至少南非当局没有很厉害地虐待他,使他的身体还能过得去,使得他还很长寿,使得他出来还能为国家、人民做事,应该说监狱对他还是很人道的。如果把他迫害得痴呆了,都不行了,像李旺阳那样,眼睛都瞎了,他就做不了曼德拉了。所以曼德拉的伟大和白人政府德克勒克的伟大是双方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RFA

Share Button

中国网民嘲弄政府虚情假意,直言曼德拉在中国早被打死

2013-12-06

中国周五出动宣传机器,哀悼南非反种族隔离英雄曼德拉逝世,但本身仍有多位异见人士遭监禁或长年骚扰,引发微博网友讥讽。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给南非总统祖马的唁电中,赞美曼德拉“领导南非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取得反种族隔离斗争的胜利”,“中国人民将永远铭记他为中南关系,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的卓越贡献”。

中国大陆民众透过新浪微博表达哀悼之意,但许多网民对政府的悼念之词有意见,特别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仍在狱中。

一名网民写:“我们追悼一位尊重人权、自由、平等且为之奋斗的人,但中国的曼德拉做了与南非曼德拉一样的事情,却被监禁,真是讽刺。”这则发文被广泛转贴,显然是指刘晓波。微博封锁刘晓波的名字。

另一人写道:“如果曼德拉是中国人,他早被打死。”另一位微博用户写说:“中国不缺曼德拉和昂山素姬这样的人,不同的是这两人最后都获释了,而在中国,这样的人一旦进了大牢,从此就消失无踪。”

其他网民说,外交部致哀时说“曼德拉先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但这种说法更常被北京政府用来形容已故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这类人。一名微博用户说:“用这种负面意涵的称呼形容他,真的合适吗?”

RFA

Share Button

卡梅伦在华提出希望和中国展开网络安全对话

2013-12-04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华提出希望和中国展开网络安全对话,卡梅伦向随行采访的英国媒体表示和中国总理李克强谈到网络安全对话事宜,卡梅伦在星期三结束访华行程。

卡梅伦星期三和他所率领的庞大经贸访华团离开上海之后抵达成都,卡梅伦除了经贸参访行程也在参观一所小学时和中国小学生打了一场乒乓球,卡梅伦在个人推特上形容,访问中国没有下场打乒乓球赛就不能算完整。此外他也旁听数名正在上英文课的六岁小学生的学习英语过程,卡梅伦在他个人推特上说着,他希望能有更多英国孩子学习中文。

英国政府经贸部门网站也详细介绍这一次卡梅伦经贸之旅的成绩,共计已达成有56亿多英镑的交易协议。其中最大一笔是捷豹路虎10万辆汽车价值45亿英镑的协议,根据英国首相府的新闻表示,卡梅伦在第一日的访华行程为英国创造的工作机会有1500个。

卡梅伦在访问的第二日于上海也向随行英国媒体表示,他已经向中国总理李克强提出网络安全的事情,并且希望展开网络安全对话。卡梅伦星期二在上海表示,他认为国家间进行恰当的网络对话是必要的,他说这是一个双方关切的议题需要适当进行讨论。

此外卡梅伦也在个人推特表示,他在和中国总理李克强的对谈中表示明年举行人权对话。不过英国媒体也批评卡梅伦没有在公开时刻谈到人权,英国《每日电讯报》星期一的一篇报道中就指责卡梅伦在中国对人权议题的沉默,报道表示相对于在斯里兰卡时公开批评政权对人权的侵犯,首相在中国既没有提到在西藏的人权也没有提到遭拘禁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不过,卡梅伦在星期二和英国随行记者会面回答问题时,非常愤怒的否认有关他在中国对人权沉默的新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张安安发自英国伦敦的报道。

RFA

Share Button

王炳章及彭明女儿出席台立法院听证会,诉求释放良心犯

2013-12-02

遭到中国政府囚禁的异议人士王炳章及彭明的女儿,周一出席台湾立法院的一场听证会,诉求释放包括王、彭在内的两位中国政治犯。他们向台湾陆委会递交陈情书,要求转交正在台湾访问的海协会长陈德铭。

“这十八名良心犯他们是王炳章、彭明、高智晟、刘晓波、郭泉、朱虞夫、刘贤斌、杨天水、丹增德勒、杨荣丽、阿里木江·依米堤、王治文、洛桑次仁、李昌、古力米拉·伊明、陈克贵、顿珠旺青、郭飞雄。”

美国对华援助会会长傅希秋牧师,在这场于台湾立法院举行的听证会上,一一念出十八名中国政治犯的名字,以表示外界从来没有忘记他们承受的苦难及做出的贡献。

听证会由民进党藉立法委员田秋堇主持,但包括国民党立法委员陈学圣等跨党派立委都出席了听证会。傅希秋发言时介绍了中国人权的一般状况,接着择要介绍了在“释放中国十八人”(free China 18)行动中特别关注的政治犯。

傅希秋呼吁台湾政府应该採取实际行动,促使中国释放这些良心犯。第一步可以由政府出面,与中国大陆相应的机构提出要求:中共必须“立即、无条件”地释放这十八名良心犯;释放一切因为言论和宗教信仰入狱的所有良心犯。

彭明的女儿彭佳音发言时强调,联合国“任意拘禁问题工作组”(UN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认定彭明是遭到非法逮捕。中共当局的做法,违反了国际人权宣言第十九及二十条的规定。她说,彭明是一位住在美国,被认定有政治难民身份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因此他受到的任意逮捕,违反了国际习惯法“难民地位公约”中第三十三条的“禁止驱回原则”。彭明的正当司法程序权利也遭到剥夺,他受审时没有辩护律师,审判时也没有陪审团。

现居美国的彭佳音说,她七岁那年父亲遭绑架,九年来未再看过父亲。居住在加拿大的王天安则说,她已经五年没见到父亲王炳章,因为从二○○八年起,中国就拒绝发给她入境签证。

谈到王炳章的近况,王天安并不乐观。她说,再过几周王炳章就六十七岁了,经过十一年的牢狱折磨已经对他的身心造成了极大伤害。家人担心“他的时间已经不多”,所以家人只能继续为他的自由努力,直到王炳章被释放的那一天。

稍早,王天安和彭佳音也拜会了台湾知名异议人士施明德。施明德见到两人时,突然低头啜泣。他说,见到两人使他想起过去坐牢时,前妻禁止两个女儿去探望他,如今看到王、彭两人,可以理解他们父亲在牢中的盼望。

施明德曾坐牢二十五年,他以过来人的经验说,漫长牢狱岁月,最要紧的是保持希望,不能被绝望控制。他鼓励两个女儿永远保持希望,也要给父亲多写信。因为书信和照片可以提供坐牢的人莫大的精神支持。

自由亚洲电台李潼台北报道

RFA

Share Button

第四次“回国投案”失败,吾尔开希被遣回台湾

2013-11-25

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吾尔开希周一上午从台湾搭机飞抵香港,要求回到中国自首,但遭香港当局“拒收”,遣回台湾。

吾尔开希周一上午搭乘国泰航空班机飞往香港,要求向特区政府“自首”,同时在网络上发表了公开声明。

吾尔开希表示,如港府接受中国政府的官方立场,等于接受他在一九八九年的行为是“阴谋颠覆政府”及“反革命煽动”,他会深感遗憾。

但他强调,香港机场虽然身处入境香港前的国际区域,也是香港拥有完全主权、治权暨司法管辖权的区域,他会向执法当局表明自己被中国通缉的身份,“特区政府理应协助中央政府将我逮捕归案”。

但经过几个小时的留置,吾尔开希遭到香港政府遣送回台湾。他在机场接受了记者的访问。他说自己带着很沮丧的心情回到台湾,这是第四次尝试回国投案,前三次分别是在澳门、日本和美国。自己是中国政府的通缉犯。愿意向中国政府投案却不得其门而入。

对于返国投案的原因,他说是因为离开中国二十四年,没有能和父母见面。他们也不再年轻,身体也不会更健康。自己非常想念家人。非常想和他们见面。

吾尔开希强调就是出于这样的想法,过去这些年做了无数次的努力。希望有生之年能和父母早日团聚。那怕这种团聚是以探监的形式。隔着玻璃牆进行。

回顾六四事件,吾尔开希也希望和中国政府早日展开二十四年前希望开启的对话。因为二十四非常漫长,等于四分之一个世纪。此时,希望能继续进行和中国政府的对话,那怕这种对话是以起诉书和答辩状的方式。

记者问道,为什么吾尔开希选择这一天“返国投案”,有没有特别的用意?他先是回答,日期的选择并没有什么特别。接着他也说,如果有什么特别,如果能让刘晓波和刘霞知道的话,他们会知道马上就是刘晓波得奖三周年,他也坐牢五年。刘晓波以前说过要“爱狱如家”,我想既然是他的好朋友、学生,就应该听他的话,勇敢的回到中国的监狱。

自由亚洲电台李潼 台北报道

RFA

Share Button

纪念“狱中作家日”:独立中文笔会授予谭作人、阮春义“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2013-11-17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11月15号发布新闻公报,将第四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也即第八届“狱中作家奖”授予中国作家谭作人和越南作家阮春义,以表彰他们长期以来无惧监禁的写作勇气和坚韧毅力;同时批准增加刘本琦、许志永、刘虎和郭飞雄为独立中文笔会重点营救的荣誉会员,并上报国际笔会。

独立中文笔会的公报说,谭作人现年59岁,四川成都人,作家、编辑、中国民间环保维权的先行者及人权活动家。他不仅身体力行实践公民责任,还将行动付诸笔端。2010年2月谭作人被成都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现关押于四川雅安监狱。阮春义是一位越南诗人、记者、散文家和小说家及民主运动创始人之一。2009年10月,阮春义被以进行反政府宣传的罪名判刑6年。目前他在狱中遭受虐待,健康恶化。独立中文笔会的公报还说,该笔会重点救援的原86名荣誉会员中至今已有62人获释。

RFA

Share Button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谈中国军方影片《较量无声》

2013-11-08

由中国军方制作的影片《较量无声》中出现美国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负责人的影像,将该会列为宣扬美国价值观、对中国实行“精准演变”的敌对势力。“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就此做了回应。

《较量无声》这部影片,列数美国在政治、文化、思想、组织和政治干涉与社会渗透五个方面试图颠覆中国,“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理事会的五位理事的影像出现在第四部分,五人中包括现任会长方政和两位前任会长周锋锁、林牧晨。第四部分的主题是:美国的价值观念通过培植代理人对中国实行“精准演变”。在同一部分出现的,还有中国政治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中国的自由派学者夏业良、贺卫方、茅于轼。

方政在网路上观看了这部影片,他接受记者采访表示:“看起来‘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二十多年来所做的工作、所起的效果,已经引起中共的相当重视,这是‘民主教育基金会’的荣耀,是它的价值所在,也可见‘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这么多年来所做的工作,恰恰打到了中共的要害。”

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成立于1986年,其理事会由当地关注中国民主事业的华人组成,理事会聘请海外的十多位知名学者组成评选委员会,从1987年开始,每年评选上一年的“中国杰出民主人士”,从未间断,至今已评出八十四个获奖者,是海外同类评奖活动中最具权威性、影响力最大的,每年的颁奖典礼都成为海内外民主人士的一件盛事。

方政表示,《较量无声》把“中国民主就教育基金会”作为美国价值观的“代理人”对中国进行“精准演变”,但中共所不知道的是,或者知道故意混淆视听的是,“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自成立以来,从来没有拿过美国政府或者任何美国官方的一分钱,所有费用全部由民间筹集得来,所有的参与者全部是义工,每位得奖人的奖金也只有象征性的两千美元。“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理事会和评委会成员,全凭自己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和对推动中国民主事业的热情来履行自己的义务。

方政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二十多年来所走的路是正确的,今后我们肯定继续走下去。在目前中国的大变革的时期,我们将把目光更多的放到国内,让‘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民主教育的意识,在国内广泛的传播。”

记者还请方政对《较量无声》整部影片做个评价,方政表示,这是一部质量很差的影片,毫无理论价值也无实际意义,影片可笑到把中共官员的贪污腐败也归咎于美国对中国的颠覆阴谋,这样的影片实在不值得去评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RFA

Share Button

贝岭先生新当选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后对笔会认识和计划设想

2013-10-31

bl
图片:创建独立中文笔会的贝岭先生当选为第六届会长(天溢提供)

创立于二零零一年的独立中文笔会十月三十号公布了第六届会长选举结果,笔会创立者贝岭先生十二年后通过民主选举首次出任会长。结果公布后,贝岭先生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创立于二零零一年的独立中文笔会,现在已经是国际社会中最具影响的独立中文写作团体。最近这个团体进行了第六届理事会和会长的选举。十月三十号北京时间下午四点,该协会公布了会长选举结果,从而再次成功地结束了民主程序下的改选。

选举结果,二零零一年发起并且创立独立笔会的流亡诗人贝岭先生以绝对多数票当选为会长。为此,在他当选会长后,记者第一时间对他做了专访,请他分两部份分别谈了他对于独立中文笔会的认识和计划,及作为一个作家对现在中国的创作环境,中文文学现状的认识。

关于他为什么在参与创会十二年后再次出来竞选会长,贝岭先生说,“笔会在十多年中从一个三十个创会会员的笔会现在变成一个三百多个会员的笔会,而且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会员都在中国国内,这个变化确实是相当大的。那么其实这次我这次参加笔会竞选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笔会中的相当多会员希望笔会能够更上一个台阶,尤其是希望能够有所改革和变革,我把它作为我自己的竞选设想,叫做开创性的变革。这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开创,同时也要有变革。这是我出来参选的一个根本的原因。

另外一个是笔会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会员说他们缺乏一个平时和笔会的理事会和笔会中主要领导的直接的互动和联系。这个也是这次我希望在前会长任满之后,我出来做。其实说白了就是我是一个从中国出来的人,我在中国生活的经历和经验多少能够弥补前会长她作为多年来生活在欧洲,和中国联系的不足。因为廖天琪是从台湾直接到德国来的人权工作者。

那麽,第三个原因其实也包括了笔会这些年来在国际文学界需要一些更有力的互动和合作,也就是重要的文学家和作家的直接的互动。这个部份我希望能够有所补强,但是第一个原因是主要的原因。“

由于独立中文笔会已经有十二年的历史,很多大陆青年人并不了解笔会的情况,为此贝岭先生特别介绍说,“笔会是在二零零一年在国际笔会的建议下,他们希望我们有一个独立于官方作家协会的一个作家组织,在国际上能够代表中国独立作家的声音发声,同时也希望能够维护中国作家和中国狱中作家他们在中国遇到的困难情况。因为我本人就是在狱中在国际笔会和国际文学界营救下获得自由的。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和孟浪在波士顿创立了独立笔会。当时有三十个左右的创会会员。在此后笔会有过几个很重要的历史性的变化。这些变化我前半部份参与了,后半部份我退休了。

在前面在我担任执行主任期间笔会通过了第一次民主选举。我们三十个会员左右的人民主选举了后来被邀请加入笔会的刘宾雁担任笔会主席。刘宾雁也是前中国官方作协的副主席,他的参与使得我们笔会有了一个更大的包容度和参与度,这就是说很多很多的前官方作家他们在八九年后也成了独立笔会的前期的开创性的早期会员。

独立作家笔会从一开始就做了一个基本的设定。这就是在二零零一年孟浪和我我们做的基本的设定,我们不做一个流亡笔会,我们要一个在中国有涵盖性的、代表性的。应该说在这样一个设想中我得到最早的支持和确认是得到笔会的第二任会长刘晓波的支持。刘晓波、包括廖亦武,也包括当时的任不寐等作家直接地加入到笔会,使我们的笔会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只由流亡作家组成的笔会。

那么我们也知道,紧接着是在我作为执行主任任上笔会实现了一个转移,本人和刘宾雁把职务都交给了刘晓波。这就使得笔会变成了会长负责制。笔会从执行主任负责,主席挂名制改成会长负责制。刘晓波担任了四年会长。在这四年中我想笔会最大的一个变化是,笔会从以流亡作家为主国内独立作家为辅的组织变成了一个以中国国内的异议作家、维权人士为主,而流亡作家为辅的一个组织。同时笔会会员在二零零七年之前已经变成了一个将近两百多人的组织。从这个情况上来说,笔会的转型在那个时代完成了一个重要的变化,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退休’了。为此,我想我这次出来的原因是,笔会面临一个再次的转型和变化的。“

关于他当选为会长后的计划和设想,他对记者透露了准备在即将发表的当选演说中的内容。“我有些特别的设想会在我的就职演说中有更明确的阐述。现在我稍微多一点地披露一点。

我会设立会长的信箱,这个会长信箱我会通过电子信对每个会员的要求在一个星期内给予回覆。这样就可以让国内的会员和作家能够直接和会长建立联系。同时我做了另外一个设想计划,我们要在台湾开始筹划每年一次的笔会的文化节。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部份,甚至这个部份会放在最早,这就是我们会建立一个跟中国国内作家和人权维护者共同的工作平台。

第三个重要的设想就是和国际上各个国家的作家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对话座谈关系。比如说希望尽早地和澳洲笔会建立起一个对话,和美国笔会建立起一个对话和合作。这个对话包括多方面,狱中作家的互动对话,我说的狱中作家指的是,虽然美国作家笔会没有自己的狱中作家,但是他们有专门支持与各个国家的狱中作家的对话,重要的文学家和文学家的对话。这就是说,我们和国际笔会各国组织的互动应该极大地提高独立笔会的影响力。“

关于他作为会长对现今中国的创作环境和中文文学现状的认识,记者将会继续报导。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

Share Button

京官日内瓦发言被批打官腔,民间反对中国入人权理事会

2013-10-23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审议中国的人权状况。中国代表团的发言被网民批评在打官腔,毫无改善人权的诚意。中国民间人士表明反对中国进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海外的公民力量团体呼吁继续联署阻止中国成为人权理事会成员国。

周二共有137个国家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了历时4个多小时的审议,中国代表团团长吴海龙在总结性发言时表示,中国政府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决心是坚定的。回去后,中方将认真研究各国提出的建议,结合中国国情,决定中方的立场和态度,并按时向人权理事会反馈。

人权理事会根据“普遍定期审议”机制每四年对联合国193个成员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一次评估审议。因此此次审议将影响中国能否连任人权理事国席位。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周三告诉本台记者:我希望他(中国政府)退出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他们人权那么糟糕,他们(中国)人权这么糟糕在里面并不负责,我觉得中国人权是最差,还有一个是北朝鲜。他连新闻自由都没有,媒体都是被党组织控制的。

北京代表团联合国打官腔,被批无诚意促进人权

周二联合国在新浪微博开通的官方账号也对审议进行了图文的直播,在场提问国家就访民、黑监狱、非政府组织管理、计划生育、艾滋病、强拆、环境等问题进行质询。中国代表团称,中国是法治国家,任何人不会因为依法维护自身权利被处罚,更不存在所谓任意拘留、强迫失踪等情况。

中国代表团的言论迅速被网民转发,批评声也充斥评论栏,要求中国政府终止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不少人指中国代表团是早已备稿来接受审议。据了解,此次美国代表团还提到目前被捕的异见人士郭飞雄的个案。对于提问国列举的大量人权侵害案例,中国代表团也都矢口否认存在侵害人权现象,被批评是在联合国打官腔,是没有拿出改善中国人权的态度,也都没有勇气承认中国政府迫害人权的事实。

到日内瓦参加旁听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告诉本台记者:“我觉得非常失望,其他这些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他们虽然批评了中国,要求中国做这个做这个做这个,但他们都没有直接提出名字来,比如说刘晓波的情况,还有许多系狱作家。我们独立中文笔会当然对作家特别关心,都没有人提这个问题。”

团体再呼吁联署,阻止中国入人权理事会

在日内瓦的海外公民力量团体也到日内瓦出席相关活动。此前该团体发起了反对“中国再次成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员国”的联署行动,此活动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已获得海内外数千人的联署支持。

在日内瓦的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告诉本台记者:(中国代表团)可以说是百分之一万的为自己辩护,根本没有一句话是承认有存在人权问题,完全是在为自己辩解,最多只说“人权改善面临着巨大困难”,根本没有主观的寻找下自己的制度和行政方面的缺失。他们继续把西藏的自焚说成是达赖集团的煽动,他们扬言是有确凿的证据,实际上这一点达赖喇嘛早就挑战了,有证据请你拿出来,而且你还可以到(印度)达兰萨拉来,他们(中国)就把自焚等无法解释的东西硬是强加给达赖喇嘛。

杨建利还透过本台呼吁更多的人加入联署。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

Share Button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查中国人权状况

2013-10-22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议,专门讨论中国的人权状况。中国政府派出庞大代表团为中国人权现状做辩护,否认中国存在人权问题。但一些人权工作者认为,改善中国人权问题的最大障碍是中国当政者。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星期二在日内瓦举行专门会议,审查四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吴海龙就中国人权现状做了长篇发言。美联社报道说,吴海龙否认国际社会所有针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指责,他重申,中国在减少贫困人口、深化司法体系改革和保护少数民族权益方面取得成绩。2009年以来的四年多时间,中国在上述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也在国际社会推广了“发展权”等概念。上一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中国人权问题的专门审议会议是在2009年,各国人权官员对中国提出了四十多项建议。

专门从美国赶赴日内瓦参加会议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中国官员在会上长篇大论,完全不承认中国存在任何人权问题:

“今天用了一个庞大代表团,发言的就有二三十个,以吴海龙为主。就是用了很长的篇幅,主要是说明四年来中国人权进步。完全是说谎,而且说的那么自然。从2009年以来,大家都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建利博士表示,中国政府这次派出了两百多人的庞大代表团在日内瓦进行大量官方游说活动,并在三个小时的专门会议中做了长篇发言。即使如此,不少国家的人权官员仍对中国提出了各种批评和建议:

“今天是三个半小时的会议,中国政府用了七十分钟。其他一百多个国家,每个国家只有五十一秒钟。有些国家,用这五十一秒钟,提出一些问题,比如刘晓波,异议人士,藏族维族的问题,言论自由,网络方面的问题等等。”

在中国的网络作者刘先生认为,从2009年以来的四年多时间,中国社会的人权状况有非常明显的倒退。这可能和中共新领导层上台,要稳定局势有密切关系:

“从2009年以来人权倒退是很明显的,比如异议人士打压,宗教信仰团体打压,网络异议人士抓捕等等。这些可能和新领导层刚上台,希望能稳定局势,采取强硬手段有关系。”

中国副外长吴海龙在发言时还表示,中国在推进人权事业的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对此,杨建利博士说,中国官员以中国经济社会不够发达为借口,但却并未触及阻碍中国改善人权问题的具体障碍。他认为,中国人权进步最大的障碍来自中国政府:

“在我来看,中国人权进步最大的障碍就是中国政府。”

在中国的刘先生认同杨建利博士的看法:

“因为中共治国的特点就是独裁专制,封闭式的治国,要让他们改变,除非到了走不下去的时候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其实就像胡平说的,要做出改善,其实不需要共产党多做些什么,而是要他们少做些什么,最好停止做一些事情。”

联合国有关人权问题的会议每年都在日内瓦举行,通常会选择一些国家,对其人权状况进行特别审查。除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官方会议之外,在会场外,也会有很多非官方的人权讨论会。

杨博士介绍说,他也参加了不少这样的会议:

“在会前,我也接触了很多国家的人权官员,希望他们在会上能够提出一些具体的案例和人权问题。”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各个国家的人权问题提出批评,但通常不会对各国的人权政策有实质性影响。在中国的张先生表示,虽然中国政府不会针对联合国的批评做出让步,但来自国际社会的批评,仍然会让中国当局受到很大压力。因此,向联合国机构提出中国的人权问题、及人权迫害个案,已经成为中国维权人士和民间组织争取国际支持和联合国关注,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重要方式。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RFA

Share Button